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 > 第 821 章 番外(修)

第 821 章 番外(修)

作品: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 作者:青衣杏林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624万 更新时间:2024-05-18 15:10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奇石道君本就重伤(miduxs)•(com), 诸多法宝早被那几个道祖损得损❄(米读小_✍说)❄[(miduxs.com)]❉来❄米读小_✍说❄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miduxs)•(com), 坏得坏,秋意泊和泊意秋手上是有不少的(miduxs)•(com), 却被孤舟道祖截下。

造化之劫,渡得是造化(miduxs)•(com), 不是劫。

须知……道孤且独。

奇石道君要面对的是他自己的道的洗练,而非他人之道,若非迫不得已,其他人莫要掺手。

如此秋意泊和泊意秋也只能按捺下去,奇石道君倒是乐观,只道:我之一生,已十分完满,今日再问造化,已无遗憾。若就此陨落,也无须挂念。

他又说:长生,长安,不管师傅还在不在,总能再见的。

秋意泊下意识想着活着的和死了的能一样吗?可奇石道君当面,他也只好说‘我为师傅护法’,泊意秋也是如此。

造化雷劫很快就开始了,奇石道君伤势太重,勉力过了第八道雷劫,第九道劫雷时时……

“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我来都没发现?”忽地有一人从身后环住他,秋意泊下意识回过头去看,那人看着一脸老褶子皮,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嘶——”

秋意泊面无表情地道:“在想你为师傅挡劫雷的蠢事。”

泊意秋一哂:“关心则乱嘛。”

当时师傅都快死了他不挡还能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师傅被雷劈死?虽说一至造化就还能有相见之时——活的和死的终究是有区别的。再能穿梭时间,那也不过是过去,他还想师傅能参与他们的未来。

至于道不道的……当时也没想太多,不过现在看来,终究算是个圆满的结果。

两人谁都没再纠结这事儿,提了一嘴就作罢,泊意秋坐在了塌上,自然而然地取过了桌上茶杯喝了口水,便听秋意泊看了他好一会儿,突然回过神来:“你这么快就出关了?怎么不打声招呼?”

“我打什么招呼?指望你给我点个烟花爆竹再送我把花?咱两都一把年纪了就不那么讲究了吧?”泊意秋懒洋洋地往秋意泊身旁一趟,挨着他,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抵着皮肉。温度从削薄粗糙的衣衫里透出来,他方有了些活下来的真实感。

他半真半假地嘟哝说:“我还当你会在洞府门口等我呢……”

秋意泊垂眸,泊意秋白皙修长的颈项伏在他的膝上,他伸手搭了上去,拇指在上面缓缓地摩挲,“你摸摸良心再说话。”

这座山名为青崖山,当时他带着泊意秋回来的时候,没有回凌霄宗,而是选择了这里……他们往日游历过这座山,风景奇美,风水绝佳,也就是落在了凡间,灵气上差了一步,否则早不知道被哪个门派圈作宗门了。

那时他们开玩笑说若有一日陨落,就葬身在这里,要是有个万一没有魂飞魄散,冥冥之间还留存点意识,赏一赏这里的景色,修炼个千八百年,也算是个逍遥仙人。

“哎,好吧好吧我的错……”泊意秋笑意盈然于眉,闷笑着说:“你在这里修了一座道观,该不会是在这里给我行善积德吧?”

“你脸可真大。”秋意泊说罢,五指发力,捏住了他后颈的穴位,泊意秋就哀哀惨叫:“脖子!脖子你手轻点!会断的哥!”

“造化的脖子没那么容易断。”秋意泊说罢,顿了顿:“走吧,师傅叫你出关后去见他一面。”

泊意秋顿时一缩脖子,后脑勺就挨在了秋意泊的手背上,他干脆就松了力道,懒洋洋地倚着秋意泊那双满是老褶子的手:“我不想去……回去铁定挨骂,说不定还要挨打……”

话音方落,冥冥之间传来一道声音:“臭小子!出关了就给我滚回来!”

泊意秋一僵,苦着脸说:“师傅听着呢?你怎么不告诉我?”

秋意泊眼中漾出一点轻慢地笑意,他说:“你活该。”

两人也没有即刻就走,翌日里凌霄宗弟子来接砚云去宗门,砚云敲响了师傅的房门,便听见一个懒洋洋地声音说:“稍等。”

砚云一惊,师傅房里怎么还有其他人在?难道是凌霄宗的仙长已经到了?紧接着他就看见个衣衫不整地男人推门出来了,方看见面容,砚云就愣住了,脑子都成了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师傅的声音懒懒散散地说:“把气息遮一遮。”

砚云这才回过神来,再看那人,突然又觉得不是那么好看了,虽然还是俊美出尘,却没有了方才那惊鸿一瞥时令人魂牵梦萦的绝艳……仿佛方才看见的只是自己的幻觉罢了。他张口结舌地看着他,又往里头望去,便见老道士坐在床上直打呵欠……啊?

那人含笑看着他,道:“小徒弟?我是你师傅的道侣,道号长安。”

砚云满脸不可置信……还真有人能看上他师傅啊?!这不对啊!他师傅这么邋遢懒散的一个人,真的有道侣?!还是个男人?!还是个这么俊美非凡的男人?!

“我是大徒弟!”砚云下意识道。

秋意泊看见这小屁孩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懒得说他,今日师徒缘尽,多少给这小孩儿留点脸。泊意秋一笑,随手一挥,砚云就浮了起来,身不由己的跟着他往前院走:“行了,你师傅懒得爬起来,我送你去就是。”

“……!放我下来——!”

……

他们的声音远去了,秋意泊这才打了个呵欠,起来梳洗,他心念一动,蕴藏于体内许久不层外溢的灵气自然而然的形成了清尘咒,替他将他自己、房间乃至整座破道观都整理一新。

不多时泊意秋就回来了,此时秋意泊恰好嘱咐完器灵照顾好这一群小的,见状便道:“走吧。”

“不再等等?”泊意秋问道。

“小心师傅等急了,亲自下山来抓你。”秋意泊眼中带着一点恶趣味,他们都知道,等到‘下山来抓’那一步,来的就不一定是奇石道祖了。

毕竟想揍泊意秋的可不止师傅他老人家,他们还有亲爹,亲三叔,亲师祖……

泊意秋想起这些人脸色都有些发绿,但还是不得不回去,出了道观,泊意秋见满山蓝花楹开得烂漫,不禁一顿。

原来花在这里。

再看秋意泊,见他不作声,也不揭穿他,笑盈盈地拉着他走。两人到了春溪城,泊意秋磨磨唧唧地说:“我们吃顿饭再回去吧……一上午都没吃着什么我好饿……”

“吃顿饱饭也好。”秋意泊点了点头就进去了,把泊意秋噎了个半死。巧了,还是水韵楼——这家店到现在没破产,和他们是有点缘分在的。

泊意秋闭关了二十多年,这次闭关不同往常眼睛一闭一睁就算完了,他可是扎扎实实地坐了二十多年,日日都挣扎在生死线上,如今看见什么都想吃,叫了满满一桌子菜上来,宛若饿死鬼投胎一般大快朵颐,等吃了好几筷子后抬头一看,却见秋意泊就着几片香菇菜心吃了半碗白饭。泊意秋不禁看向了他:“……怎么了?不合你的胃口?”

秋意泊微笑着说:“还行。”

泊意秋狐疑地看着他:“吃块肘子?”

他夹着肘子要送到秋意泊碗里,却见他一手微动,盖住了碗,秋意泊说:“最近在修一门神通,吃不了荤。”

泊意秋咋舌:“什么逆天的神通?能让你连肉都不吃了?!”

秋意泊目光微动,轻笑道:“不告诉你。”

那日他发下宏愿,若奇石道君能顺利成就造化,他愿茹素五百年,后来泊意秋闭死关,他又添了五百年,如今二人皆是圆满,他就茹素一千年呗。

人力终有穷尽之时,哪怕是造化,被成为道祖,不死不灭,长生久视……也终有无能为力之事。

不过日子也不算太难过,毕竟有些灵花灵草味道也不差。

泊意秋也不多问什么,秋意泊既然这么说,就真的是不告诉他的意思,他自顾自将饭吃完了,还特意多点了两个菜打包,两人抹抹嘴回山上去了——奇石道祖在凌霄宗等着呢。

等回了山上,就见秋临淮、秋临与、奇石道祖、凌霄道祖、孤舟道祖齐聚一堂,要不是跑不了,泊意秋踏进门槛的腿都能缩回去,他尴尬地笑了笑:“拜见师祖、拜见师傅、师叔、爹、三叔……”

秋意泊跟着一道行了礼,在末座坐了,泊意秋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堂中央,不住地看他,奇石道祖二话不说一个杯子就砸了过来:“兔崽子!要你逞什么能!我一个老头子要你救什么救!你真是……亏得你出来了!你要是出不来……”

奇石道祖还没说完呢,泊意秋就嬉皮笑脸地说:“出不来师傅也不能去掘我的陵鞭尸吧?哪能出不来呢?真出不来我还有长生呢!到时候连造化劫……”

孤舟道祖淡淡地一眼横了过来说,泊意秋顿时改了口风:“……我错了,师傅。”

凌霄道祖摇头道:“长安,你这般,迟早要吃大亏。”

泊意秋低眉敛目:“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师叔。”

秋临淮和秋临与一个笑容淡淡,一个意味深长,看样子是等着这儿结束了回去把泊意秋吊起来打。奇石道祖又骂了他好几句,这才气顺过来,泊意秋瞅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秋意泊,眉间微动,道:“师傅别气了,我渡了大劫,师傅也成就造化,实在是一件喜事,不如我们办一办?”

凌霄道祖一听便觉得好:“这倒是不错,冲一冲晦气也好。”

孤舟道祖向来不参与这种事情。

泊意秋点了点头,随口道:“师傅在前,我就算啦……我和长生办个道侣大典吧。”

凌霄道祖点头点到一半顿住了:“……?”

众人也齐齐看向泊意秋,又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秋意泊:“……?”

秋意泊定了结论:“好。”

“……?!”

***

近期,修真界中最大的一件事,就是长生道祖的道侣大典。

“长生道祖成婚了?他不是修无情道吗?跟谁?!”一修士不堪置信地问道。

不是,这年头无情道还能找到道侣?长生道祖不都已经是造化了吗?这都修到最后一步了,还要弄个道侣出来作甚?难道再来个杀侣证道修为还能再进一步?!

“跟他多年前分出去的分神。”另一个有小道消息的修士得意地说:“你们不懂了吧……说不定这是长生道祖在指点我们无情道的破解之法呢?我这就去分个分神出来,与他结为道侣,必能在无情道上有所进步,下一位道祖说不定就是我呢?”

同桌的修士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的白日梦:“醒醒,你是个玄灵根,凌霄宗无情道只传天灵根。”

“那怎么没听说凌霄宗办了道侣大典?这等盛事,我等居然一无所知?”

“啧,你说的好像造化道祖演猴戏给你看呢……你也配?”

过了好半晌,忽地有人道:“但长生道祖……真的要和自己的分神结为道侣?”

众人忽地品出点味儿来,对啊,既然已经是道祖了,再进一步也不可能,为什么要和自己的分神结为道侣?他们不会觉得奇怪吗?!啊?!毕竟分神这种小神通,到了元婴以上可以说人人都会,众人想了想与自己分神结为道侣的画面……各个面色古怪。

但再多的他们也不敢聊下去了,只得面面相觑,好一会儿才有人尴尬地道:“咳咳……吃茶!吃茶!”

泊意秋听着他们闲聊,险些被茶水呛死也没敢吱声。

其实本来是要办的,秋怀黎都已经忙活起来做预算了,秋临淮都在亲自写请帖了,秋意泊和泊意秋想了又想,选择了留下书信后跑路。

那一日,他们在洞府门前相遇,对视了一眼,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太尴尬了太尴尬了,他们两个为什么要在那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面前办仪式?!到时候站着站一天,是不是还得去敬酒?闹洞房?这洞房谁坐?为什么要浪费一天乃至好几天去办这个事儿啊?

大家知道他们两是一对就行了——其实也没什么意义,修真界中来来去去,能活得长生久视的到底是少,就跟秋意泊曾经名扬天下,如今也没几个人知道长生道祖的本名是秋意泊一样,总不能每过几百年一千年就办一场吧?这不纯有病吗?!

两人手拉着手当即跑路,泊意秋自成就造化后还没出去过,秋意泊当即将他带进了混沌海之中,泊意秋看满目繁星,不禁笑道:“哎?还真跟个宇宙一样。”

秋意泊指着下方那颗闪烁着七彩金芒的星辰:“这就是凌云道界。”

“哎呦我们道界怪高端的还带这么刺眼的光效?”泊意秋道:“花里胡哨的怪……”

秋意泊幽幽地说:“有道祖就会这样,道祖越多光芒越亮。”

泊意秋面不改色地接着道:“花里胡哨的怪好看的,我就说怎么这么高端洋气上档次!”

秋意泊轻笑出声,恰逢有一颗流星划过,也不知道是哪个道界陨落,他们顺势搭乘了上去,随着它的轨迹游览整座混沌海。

泊意秋握住了秋意泊的手,心道:这不比搞什么道侣大典高端?

他们本就为一体,他们本就在一处。

无尽混沌为鉴,万千道界为证。

再无需其他。

……

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也将永不落幕。

生活还在继续。

【本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个傻逼,我本来写好了两章个人番外就等着能发福利章了就发,结果太久没完结,不知道新规则没申请完结……又要等七天玛德,不过没关系,这里完了我先回头写万界大比。流麻抽奖是全订就行了,不用其他的(再度申明不是什么很贵的东西,中奖率也不高,不要为了抽奖全订)

补充说明这次抽奖无售后,流麻有几个褪色了,目前订了40人名额,如果最后发现流麻不足40会替换成等价小礼品发出

不管怎么说嘿嘿算完结啦!小天使们戳戳我的作者专栏收藏一下嘛!爱你们!【开坑会有提醒哒!】

下一本开《本王,废物》,预计六月或者七月开坑,不放文案了太长不想看,关键词是古代、摆烂沙雕咸鱼纨绔子弟王爷受X心机深沉皇帝攻,大家有兴趣收藏一下!

不想看也可以看看孩子的《这座山头被我承包了》,是玄学系列庙祝X山神,讲点灵神怪异的!写完本王废物就开这本!

想看完结感想和参考资料的请移步专栏中的《参考资料》

青衣杏林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本王,废物》第 29 章 四伏【修】

《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第 821 章 番外(修)

《建国后飞升的修士都会被导弹打下来》第 92 章 论坛体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275、第275章 番外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