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 > 第 821 章 番外(修)

第 818 章 番外(修)

作品: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 作者:青衣杏林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624万 更新时间:2024-05-18 15:10

砚云听罢,实在是没忍住,给了秋意泊一个白眼,“师傅,您到底是听谁说的书!怎么这么离谱!天下第一人孤舟道祖怎么可能给其他修士当护卫!况且你说的那个漱玉真君也未免美得太过分了吧!什么‘聊赠小物,以圆道心’,真的有人能美到这般令人念念不忘的地步吗?!”

秋意泊深有同感,讲道理,他比漱玉师叔好看,这是全道界都公认的,但出门在外,真的很少有不是亲朋好友的人给他送礼物,或者简单点说——他顶着真容出去,敢看他的都不多。

虽然他也能算是个剑修吧,但是他的剑意一直很温柔,况且他一直收敛的很好,孤舟师祖是一不小心就戳瞎看他的人眼睛,他属于是正常修士就算领略到了一点他的剑意那也是屁事没有,除非他故意。

或许是美人在骨不在皮,他看自己都看得习惯了,可他每每见漱玉师叔都只觉得惊艳,或许就差在了时间酿造的那一份气韵上。

嗯,一定是因为这种硬性条件的关系!

他轻哼了一声:“漱玉道君到底俊美到了什么地步,等你进了修真界自己看去吧!”

砚云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眼眶里乱转:“师傅,那你说说长生道祖呗?”

秋意泊想也不想就说:“长生道祖没什么好说的,远不及孤舟道祖,不过是有几分天运在身,才叫他证得大道。”

砚云:“……?师傅你刚刚还说长生道祖与孤舟道祖相比,差得不过是时间呢?”

“这两个应该不冲突吧?”秋意泊扬了扬眉,抬手在砚云脑袋上敲了一下:“天色已晚,你还不去睡觉?明日就要跟着仙长们去修仙界了……也罢,你就是一路睡过去也不妨事儿。”

砚云闻言有些迟疑:“师傅,你再给我说说奇石道君呗?听完我就去睡觉!”

秋意泊想想也是,是得说说百炼山,看他这个傻徒弟以后八成也是个剑修,天生的穷命,还是要从小就给他埋下百炼山好的印象,以后他有机会看见百炼山的修士,跟人打好了关系,炼自己的本命剑、法宝什么的才能又好又便宜!

当然了,他这个当师傅……以后就是前师傅,赐个法宝也是应该的,但总不能大包大揽,把这小兔崽子一生的吃喝用全凑齐了吧?逆天改命,还是要自己来比较好。

他洒然一笑:“好吧!”

“奇石道君……如今该称奇石道祖了,这也是一位奇人。”秋意泊说起自己师傅那是信手拈来:“先从百炼山说起,百炼山以炼器为道,是外道门派……”

“外道门派是什么?”砚云好奇地问道。

秋意泊解释道:“修炼己身为内道,修炼外物为外道,修真界中,大多都是走的内道,如剑修、体修、法修,外道为法宝、符咒、阵法、丹药……好了知道你要问有什么区别……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修行,只不过偏向有所不同罢了。”

砚云听明白了,他点了点头,秋意泊接着说:“修仙之人,除却体修外,没有一把趁手的兵器总是要吃些亏的,百炼山善炼器,兵刃法宝皆在其修炼的范围内……”

砚云幽幽地冒出一句话:“怎么像是村口王二叔的铁匠铺似地,凡是村里谁家菜刀卷了,锅子破了,都得找王二叔修?……师傅,百炼山是不是很有钱啊?”

秋意泊:“……嗯。”

他这个徒弟其他不如何,但关于钱的方面真是敏锐至极……要不他还是别送他去凌霄宗了,送他去百炼山或者麓云山吧!总觉得这家伙应该会很喜欢炼器这门能赚钱的道统。

要不还是直接保送凌霄峰吧,他哥和娄丞应该都很喜欢这种会算钱的苗子。

“你还听不听了?”秋意泊凉飕飕地问他。

“听!”砚云想也不想就说。

秋意泊瞟了他一眼,这才接着道:“凌霄宗与百炼山本是笙磬同音,奇石道祖与孤舟道祖、凌霄道君、流宵道君、离安道君等更是自幼相识,相交数千年,乃是天下第一炼器师,出自他之手的法宝兵刃,万金难求。奇石道祖也是长生道祖的师傅。”

“修仙界中的规矩,凡请炼器师炼制兵刃法宝,付三归一……”

砚云眼睛发亮,打断道:“师傅,那你方才说孤舟道祖请奇石道祖为他两个弟子炼制本命剑,是不是也要付三归一啊?!”

秋意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砚云道:“师傅,我能不去凌霄宗吗?我想去百炼山!”

秋意泊:“……”

秋意泊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当修仙门派是大白菜,由得你挑挑拣拣?去了凌霄宗就给我老实点修炼,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砚云撇了撇嘴,没说什么。

秋意泊并不打算跟他说去了凌霄宗要是确实没天分也能改投百炼山——就这小兔崽子的性格,但凡跟他说了这一点,那完了,他就是天生剑骨,八成都能装出提不起剑的模样,一门心思去百炼山。

秋意泊反思了一下是不是太穷着他了……

也不能啊!

他忖度了一下,虽然山上穷,但真的没有饿到他们这群小的,他也会去打猎的好吧,羊圈里的羊还是他抓回来的呢,鸡也是他给人算命赚回来的,一年还有十几两银子呢……就算有十张嘴要养活,也完全够了。

道观里的财政大权一直是砚云在管——八成是小孩子不懂事,不会规划,才弄得这么捉襟见肘吧……

闹了这么一通,秋意泊也没有了继续说的心思,本意是让砚云意识到百炼山的重要性,结果才说了两句这小子就要改投百炼山了,再说下去他都怀疑这小子能半路偷跑去百炼山。

秋意泊咳嗽了一声:“算了,今天就说道这里,今日与你说这些,也是想叫你与几位道祖学习……”

砚云点了点头,认真又坚定地说:“我一定要成为长生道祖那般的人!”

秋意泊:“……啊?”

“师傅你看啊!”砚云掰着手指头说给秋意泊听:“天下第一人孤舟道祖是长生道祖的师祖,天下第一炼器师奇石道祖是长生道祖的师傅,师傅你也说了,长生道祖也就是有几分天运……那看来他本人也无甚出彩的地方,看来他能成为道祖,是因为有个好师傅和好师祖的缘故!”

砚云审视了一下秋意泊,遗憾地说:“师傅应该是不成了……等我入了宗门,应该会另外拜一个师傅吧?届时我一定努力点!拜一位道祖为师,道祖的师傅也得是道祖……”

这小子说到最后,冒出来一句:“师傅,我能拜长生道祖为师吗?这样我就有一个道祖当太师祖,一个道祖当师祖了!我还多了一个道祖师傅!以后的日子一定会更好的!”

“师傅,你认识长生道祖吗?可以请他收我为徒吗?”

秋意泊:“……不认识。”

该说不说,这小子已经做到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许久,秋意泊才干巴巴地说:“天快亮了。”

砚云嗖得一下跳下了桌子,“我现在就去睡觉!”

他刚走两步,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来,正色与秋意泊道:“师傅,等我走后,观里头的重担就落到你身上了!九师弟还在山下记得去付奶钱,五师弟的药也没了,母羊要生小羊羔崽子了得吃点精料,四师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还有你二师弟在,总不至于饿死他们!”秋意泊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快走快走!”

砚云深深地看了秋意泊一眼,走出了那破旧的寝居,吱呀一声,房门轻轻地合上了。

砚云的声音从外面飘了进来:“师傅,你明明是个修仙之人,为什么要守在我们这个破道观里?”

秋意泊:“都说了你师傅我不过是个外门弟子,这辈子就这样了!不留在外头难道还在师门里丢人吗?!滚滚滚——!”

芒鞋踩着青石砖,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渐渐地远去了。秋意泊一听就知道砚云那小兔崽子没有回房间休息,而是去了他师弟妹那儿,他那个老妈子的性格,估计要关照不少事情。

他倚在窗沿,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如丝一般的细雨,整座山林也跟着热闹了起来,叮咚有声。

他为什么留在这里……

自然是为了等人。

已经等了五十年了,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等到他。

——话又说回来,闭关嘛,而且是证得造化后的闭关,时间长一点也是正常的,谁让泊意秋不知死活非要去掺手奇石道君的雷劫?活该他挨雷劈,活该他渡劫受重伤,活该他成道祖。

这事儿还要从几百年前说起,万界大比那会儿凌霄宗不出意外的意外夺魁了,孤舟师祖在‘切磋擂’上连战六十五名道君,当场突破造化境,连那个破逼造化机缘也没用上——那玩意儿秋意泊也看了,一点感悟罢了。

当时的孤舟道祖堪称是嚣张,豁得一剑就把那机缘钉在了万界大比那秘境大门上,从此参加万界大比的修士还没上台就能先免费参悟两个道祖的感悟,划算极了。

末了大家自然是各回各家,事情不是出在这儿,而是又过了一百年,那一日风和日丽,秋意泊与泊意秋在山间野溪旁钓鱼,两人却莫名心慌了起来,一开始两人还有心情开玩笑,说是不是天天钓鱼不运动,身体吃不消高血压找上门了,可渐渐地两人都没了玩笑的心思。

秋意泊一手按着心口,微微蹙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种预感不太好,但是他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好。

泊意秋连已经咬钩的鱼都懒得看一眼,皱眉道:“先回去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砚云:我要拜长生道祖为师!成为修四代!

秋意泊:你可真是志向远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