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师妹不可能是傻白甜 > 第 442 章 余生的每一天都只...

第 438 章 他俩真没死?

作品:我的师妹不可能是傻白甜 作者:归山玉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73万 更新时间:2024-07-12 22:11

响水村附近有三个小镇,镇外有一座响山城,是这一片最繁华热闹的地方。万棋早在前几年就带着姐姐和弟弟住进了城中,靠的还是当初虞岁给他的一笔巨款。

万棋父母死得早,两兄弟靠阿姐万芙拉扯长大。万芙因为瘸腿,身体多病弱,平时在家做绣工赚钱,去年刚成亲,夫家对她极好,万棋两兄弟对姐夫一家考察两年多,这才同意这门亲事。

弟弟万书虽然是平术之人,但也跟着万棋学医,平日里在万棋买下的小医馆里当学童帮手。

万棋是从太乙学院归来的弟子,城中有不少人都愿意来他这里求医问诊,生意很好。

他两年前离开太乙学院后,就一直居住在响山城,过着平淡安稳的生活。

三年前,异火焚毁周国,震惊整个大陆。大家都以为死期将至,水舟出现力挽狂澜,联合剩下五国接连实施各种政策稳住人心。

人们也从水舟给出的圣石中获得了安全感,逐渐恢复日常。

万棋早在异火焚周之前就已经是活一天是一天的心态,所以异火带来的灭世恐慌对他来说影响不大,他心中唯一牵挂的就是阿姐万芙。

平淡安稳的日子在前两天被打破,万棋收到两名伤者,都是些熟面孔。他本来是不想掺和麻烦事,但其中一位又让他没办法忽视。

万棋在辰时赶回城中,绕过七拐八拐的巷子,避开街坊四邻,偷偷回到自己的小医馆。

医馆这两天都是闭馆状态,他绕过一楼大堂去后院,上了二楼,来到隔间内,看见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神色惨白,高烧不退的男人。

虞岁通过五行光核看见床上的刑春时愣了愣,对梅良玉说:“是刑春。”

站在小楼下的梅良玉抬了抬眼皮,目光朝二楼的某间屋子望去。

“还有孔师姐。”虞岁又道。

刑春床边坐着一名红衣女子,她虽然不像刑春那样伤得昏迷不醒,却也是五行逆乱刚好,脸色微白,体力虚弱。

看见万棋风尘仆仆地回来,孔依依问:“你找到治他的办法了吗?”

万棋点点头,朝刑春走去,孔依依却警惕道:“你和蒲恒一起去的?”

“你怎么……”他还没说完,孔依依就道,“我看见了,蒲恒受伤来找你帮忙,你们一起出城去的。”

“我只是和他一起回了趟村子,蒲恒的事跟我没关系。”万棋解释道。

孔依依却拧起眉头,语气很轻,神色却严肃:“你知道蒲恒和玄魁有关系吗?”

“……昨晚刚知道。”万棋撒谎。

孔依依却看穿了他:“你找到的办法是用兰毒吗?”

万棋被她这么一说,藏在衣袖里的返魂香不敢拿出来,额头也不自觉地冒出冷汗。

他舔了舔干涸的唇,试图说服孔依依:“再拖下去,噬心蚁就会潜入他的神魂光核,到时候就真的没法救了,返魂香可以让噬心蚁失去行动力沉睡,至少不会马上就死。”

孔依依起身道:“用兰毒压制噬心蚁跟让他死了有什么区别?难道你要让他以后一辈子都依靠兰毒吗?”

“兰毒有什么副作用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但是现在不用返魂香我也没有办法!”万棋也急了,“难道就这样看着他去死吗?”

他的五行相克只能救自己,救不了别人。

孔依依看了眼刑春毫无血色的脸,心一狠,伸出手道:“噬心蚁不是嗜血吗?拿我的血喂养,至少可以缓一段时间。”

万棋:“你疯了吧?你知道要多少血才能让噬心蚁停下来吗?你我加一起两个人都不够!”

就在他们争吵时,刑春忽然剧烈咳嗽起来,两人同时往床上看去,场景忽地一变,二人竟出现在了一楼的房间。

“谁?”孔依依戒备道。

万棋心脏狂跳,瞬间想到躲在赵湘背后的人。

竟然跟到这里来了吗?!

两人急忙往楼上跑,可赶到二楼打开房门依旧不见刑春的身影。

梅良玉将万棋和孔依依传走,刚要朝刑春伸出手渡气,就被虞岁一巴掌把手拍了回去。虞岁斜睨他一眼,梅良玉好笑道:“我不用天地同调。”

虞岁没理他,将手搭在刑春腕上,御气催着他体内的噬心蚁,用阴阳挪移将噬心蚁渡到自己体内,让息壤化解。

刑春吐出大片黑血,痛苦至极的神色一闪而过后又晕了过去,却比之前好多了。

虞岁却发现刑春体内还有吞噬五行之气的蟲眼。

梅良玉见虞岁面露讶然之色,问道:“怎么了?”

“他体内有蟲眼,但不可能是月珍姐姐留下的。”虞岁看回梅良玉,“他们是跟有虺虫之渊的人交过手吗?”

梅良玉则回头去看屋外:“那得问问还醒着的人了。”

万棋和孔依依两人像是在鬼打墙,不断地在二楼打开房间,不知道第多少次打开房间时,终于看见了刑春,却见地上一滩黑血,吓得两人急忙跑上前去。

“春儿!”孔依依以为刑春死了,眼眶一下就红了。

万棋当即抓起刑春的手腕,却怔住:“他没死。”

孔依依那一口气还没落回去:“他怎么样?”

“……他好了,”万棋神色古怪道,“噬心蚁消失了。”

“什么叫噬心蚁消失了?”孔依依感觉万棋说话像是在打哑谜,气得瞪圆了眼。

“你在这看着,我出去一趟!”万棋直接从窗户翻身跳下去找人。

孔依依也反应过来刚才是有人出手将她和万棋支开,拧着眉环视四周,却不见异样。

这会街巷里往来的人变多,万棋出来也寻不到可疑的身影,他打量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后背满是冷汗。

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次出现这种疑似被盯着一举一动的惊悚感,还是在太乙的时候。

万棋冷不防地想起南宫岁,当年她回青阳帝都后就不见踪迹,有人说她因为杀了素夫人,抢夺息壤时中了寒毒死了,也有人说她是藏起来了。

反正万棋觉得南宫岁不像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可这几年又确实没听过和她有关的消息。

总不会是南宫岁或者梅良玉吧?

能出手救刑春,却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年秋雁吗?

因为孔依依在所以不敢露面,怕被孔依依一剑砍成八段?

年秋雁是玄魁成员的事在两年前被曝了出来,他的师尊,方技家的圣者长孙紫亲自公布,并将年秋雁逐出师门,对外放言,太乙方技家弟子,见年秋雁可当场斩杀。

可年秋雁占卜厉害,却没能力解噬心蚁的毒才对。

返魂香吗?

不是,噬心蚁不是因为兰毒而沉睡,而是直接从刑春体内消失了。

万棋思来想去,往回走的时候,左右警惕地看了看,小小地叫了声:“南宫岁?”

这话一出,梅良玉不由朝虞岁看去。

虞岁直接解释:“他是被我吓的。”

万棋摸了摸脑袋,又小声叫道:“梅良玉?”

虞岁和梅良玉对视一眼:“他其实是方技家的术士吧。”

一猜一个准。

万棋见没动静,觉得刚才的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很是尴尬地跑回后院小楼,跟孔依依说没找到人。

他将昨晚在响水村的事告诉了孔依依,猜测刚才出手救刑春的人,和操控赵湘的人是一样的。

孔依依让他先看看刑春,确认刑春没事后才松了口气,轻掐着眉心,神色疲惫道:“不管是谁,只要对我们没坏心就行,我得顺着线索去找黑城堡的人,月珍已经被抓走快五天了,我怕如果去迟了……”

万棋抬头看了眼虚弱的孔依依,劝道:“你也先休息休息吧,不然他还没醒,你又累垮了。”

孔依依也想休息,但时间急迫,让她没法安心停下来休养。

她转身去柜子上翻找出补气养魂的药,一口气连喝三五瓶。

万棋:“别喝那么多!很贵……不是,很伤内体!”

孔依依随手就甩出几张大额钱票给他,万棋下意识地伸手接住,无言以对。

虞岁从孔依依的话里大概推断出目前的情况:

石月珍被黑城堡抓了快五天,黑城堡大概率就是她小时候遇见的培育虺虫之渊的神秘组织。

按照石月珍的说法,当年雪山崩塌,把第一代黑城堡埋了,但这个组织没有收手,这些年肯定是换了地方,还在继续培育虺虫之渊。

这组织应该是从太乙那边的通缉令,得知了石月珍是当年活下来的孩子,于是针对石月珍有所行动。

孔依依和刑春也许是和石月珍在一起行动,为了阻止石月珍被抓,跟黑城堡的人交手后受伤。

苍殊不在这里,看样子是跟石月珍一起被抓走了。

“你打算怎么找?”万棋起身去给孔依依配药,免得她真把自己吃死了,“响山城的人可不少,你又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年纪,长相,家中情况,想要在这里找人,恐怕三五个月都不一定能找出来。”

孔依依捧着药瓶在桌边坐下,回忆着石月珍说的线索:“男的,右手臂上有红色蜘蛛印记,雪山崩塌后的幸存者,不是丹国人,作假更改籍贯,隐姓埋名来到了响山城。”

万棋说:“可以从籍贯造假查,户仪部里帮忙作假的人肯定知道。”

“籍贯作假的人只多不少,你说黑城堡里做事的人,隐姓埋名来偏远山城的定居,是为什么?”孔依依问。

万棋想了想:“响山城地理位置足够偏僻?它和其他城区离得很远,东边全是山村,西边全是荒地,去下一个城镇御风术最快也要半个月的路程。”

“不像是因为偏僻。”孔依依抬头问万棋,“你在城中的通信院有熟人吗?”

万棋摇头:“没有。”

要是能直接进通信院从数山里面找,可比他们威胁户仪部的人要快得多,因为户仪部也会将整理好的籍贯信息存入数山中。

“但是我认识的人应该有,他经常来我这针灸,关系还不错,我帮你问问看。”万棋拿出听风尺联系对方。

梅良玉听到这,问虞岁:“你把山灵给出去真不后悔?”

“为什么要后悔?”虞岁眨巴着眼道,“我逍遥自在的时候,山灵一直发提醒才讨厌。”

“何况我把它分别给了雀雀、邹院长和薛木石,光是山灵都够雀雀研究个三五年,让她没空去理会灭世者。”

虞岁将灭世者的身份告诉钟离雀,也是笃定钟离雀会心软,不敢继续占卜灭世者,害怕暴露她。

钟离雀如果继续占卜,会被天目或者其他人的异火反噬受伤,韩子阳他们也迟早会发现钟离雀的窥探,到时候肯定会对钟离雀先下手,虞岁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钟离雀也是目前,唯一有可能占卜出灭世者身份的人,虞岁利用两人的感情阻止她查下去,对彼此都好。

如果未来某天,钟离雀真的得靠给出虞岁的名字来保命,那虞岁也欣然接受。

“邹院长在太乙,通信院一旦有什么改革,他会最先知道,也会帮忙处理掩盖对山灵不利的发展。”

“薛木石可以靠山灵跟公孙乞他们联系,互帮互助。”

“我们两个……没了山灵好像没什么变化。”虞岁看向梅良玉,“除了你不能再玩你的文字消消乐。”

梅良玉:“……”

万棋托人帮忙问能不能在户仪部查点东西,对方很快就答应了。

等他挂了传音,发现孔依依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万棋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我这两年还是攒了点人脉的。”

孔依依:“我什么都没说。”

万棋:“你看起来就像是在疑惑这小子哪来的能耐啊!”

孔依依透过万棋不知在看什么,语气很轻:“我只是突然觉得,像你这样也挺好。”

“什么叫像我这样?”万棋摸着脑袋说,“我有在认真赚钱养活自己,太乙学院的弟子学成归来还不是得花钱买东西吃饭。”

孔依依听后笑了笑,扭头看回刑春,笑意又收敛了些:“他以前也是这么想的。”

万棋看着昏迷不醒的刑春,也陷入了沉默。

关于刑春的事万棋多少听说一些。

刑春虽然与家中闹矛盾,却不代表他不爱自己的家人,如今却变得无家可归了。

拥有的时候总以为是束缚,失去以后才意识到那也是自己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孔依依这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虞岁看了眼梅良玉,伸手牵住他的衣角,把人带走了。虞岁带着梅良玉去城中吃了个早膳,等着万棋的帮手回信。

快下午的时候,对方说联系了通信院的人,问他们有没有具体的信息。孔依依说了要找的人大概来到响山城的时间,对方回复可能需要个两三天的时间。

虽然没办法,但也只能等了。

万棋要她少安勿躁,正好也养养身体。

入夜后,刑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望见守在床边的万棋,怔住:“我这是死了吗?”

万棋站起来道:“没死,还活着。”

他伸手探了探刑春的脉象,吁了口气:“恢复的挺好,但是别动用五行之气,免得给蟲眼的主人送去更多力量,加速消耗自己。”

刑春叹气,顽强地撑着手坐起身:“怎么又没死。”

万棋指了指趴在桌边睡着了的孔依依:“这话你可别让她听见,她都要放血帮你压制噬心蚁了。”

“不仅要放她的血,还要放我的血。”

“你们放了?”刑春震惊道。

万棋:“当然没有,就算把我俩的血放干都没用。”

刑春这才松了口气,又问:“那我怎么活过来的?”

万棋将有神秘人出现的事告诉刑春,他听后一言不发,重新抓过被子躺了回去。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希望出现的名字。

万棋嘱咐刑春记得吃药后,也离开了。

这天虞岁重新拿起听风尺,侵入数山找到户仪部存放的信息,筛选可疑的目标,但户籍造假是人为的,只有填写上报的人知道真假。

有孔依依说的红蜘蛛印记倒是好办,只要从可疑的目标里筛选就行。

虞岁给出名字和地点,梅良玉去确认印记,两人找了一天,半夜时,梅良玉去了另一户人家。

他来到这户人家院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梅良玉隐入黑暗继续往前,停在屋门口,屋内漆黑一片,却听见里面传来男人冷沉的声音:“新的黑城堡在哪?”

梅良玉听见这声音扬了扬眉。

屋内,被黑斗篷男人掐着脖子的人双脚悬空,背抵着屋墙,因为窒息而面色发紫。

“……山、雪山,”被掐着脖子的男人话说得断断续续,黑斗篷微微松手,让对方得以呼吸,喘气道,“在雪山里!”

“我只知道在雪山里!新的位置我也不知道,我只负责将一些日常物资送到指点的地方。”男人面露恐惧,双手抓着脖子挣扎。

“那地方在哪?”

“在西荒地的芦苇沼泽!”

斗篷男问道:“这事你还告诉过谁?”

“没有!”男人刚说完,斗篷男便彻底松了手,男人跪倒在地,以为重获新生,下一瞬却被名家字言斩断了头颅。

“走吧。”斗篷男对身侧的人说,“他只知道这些,我们现在就去西荒地,得赶在石月珍死前找到她才有用。”

同样身披斗篷的人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往外走去。

万籁俱静时,月光躲进云层,连风声都不见,从屋内走出来的两人也隐入黑暗之中,梅良玉却从中看见了熟悉的面容。

人们以为死在了太乙海水中的南靖圣女和顾乾,此刻正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梅良玉耳中的扶桑珠传来虞岁的声音:“师兄?”

“看见从我这出去的两人了吗?是顾乾和荀之雅。”梅良玉说。

跟着梅良玉的五行光核,转而跟上了离开小院的两人,不过这二人离去的速度太快,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他俩真没死?”虞岁有些惊讶。

梅良玉说:“这下真的要和他们比谁命长了。”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