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九福晋闹和离日常(清穿) > 第 75 章 三更

第 67 章 三更

作品:九福晋闹和离日常(清穿) 作者:西凉喵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96万 更新时间:2024-07-16 21:05

畅春园。

这几日阴风斜雨,天气闷热潮湿,康熙身子不甚舒坦,心里念叨起永乐小丫头,好几日了,怎么还不来跟朕做买卖?

当了几十年皇帝,康熙十分要面子,叫奴才知道他一个太上皇惦记孙女家的鸡汤,传出去也怕人笑话。

康熙闷不吭声,脾气越来越差,一个不高兴就发怒,吓得殿内伺候的奴才都畏畏缩缩,不敢上前伺候。

主子爷毫无缘由地发气,梁九功看出不对劲来,试探着问道:“好几日没见到永乐公主了,皇上这是心里想她了?”

康熙脸色一松,这狗奴才,总算说对一句话了。

梁九功见主子变了表情,他暗中松了口气,笑道:“主子想念永乐公主好办,等会儿雨停了,奴才叫人去请永乐公主过来。”

康熙和梁九功还不知道永乐已经被她阿玛接走了,傍晚,梁九功叫人去宜妃处请永乐公主,宜妃笑道:“永乐不在院子里,倒是辛苦你们白跑一趟了。”

太监忙问:“宜妃娘娘,永乐公主去哪儿了?咱们主子爷想念永乐公主,专程叫我等请永乐公主过去说说话。”

“永乐呀,被她阿玛接回家了,她好久没回去,估计要跟她额娘阿玛住一段时日,近日估计不会来畅春园了。”

宜妃慢慢悠悠地摇晃着手中白玉细罗扇子,轻瞥了两个太监一眼。

哼,说什么想念永乐了,太上皇肯定是念叨永乐家的鸡了吧。老狐狸托生的不成,就知道惦记吃鸡。

永乐公主已经回去了,若是再去请,肯定要另外派人出园子,两个太监只得先回去复命。

康熙听说永乐不在畅春园,又生了闷气了。

“主子爷,今儿太晚了,赶明儿,奴才亲自去瑞亲王府请永乐公主过来瞧您。”

康熙不吭声,梁九功就当主子爷同意了。

隔日,梁九功亲自跑去瑞亲王府,没见到人。

瑞亲王回事处把梁九功请到屋里喝茶,坐下后这才告诉梁九功,他们家三位主子都不在府里,都在天津府呢。

梁九功问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们也不知。

梁九功无奈,只得回畅春园禀报太上皇,康熙听说那丫头跑去天津玩儿了,梁九功这个不争气的,也没从瑞亲王府给他带只鸡回来,他气得连午膳都不想用。

太上皇发脾气不肯用饭,贵妃娘娘下午巴巴地去劝,好说歹说劝着太上皇用了一碗粥。

贵妃娘娘都去了,德妃、惠妃、宜妃、荣妃他们自然也要去,太上皇没见她们,叫梁九功打发她们走。

如今康熙心里呀,早就已经看透了,后宫的这些女人,一个个都拿他当傻子耍,虚情假意来他面前哭几声,说几句没意思的话,就以为能糊弄住他。

康熙扭头看向红着眼眶的贵妃,唉,还是贵妃心里有他。

康熙嫌后宫女人对他不真心,赶妃嫔们走。

离开九经三事殿后,德妃皱眉,心里嫌太上皇如今越发难伺候了。

“以前听人说,这人呢,如若生病长期卧床,就会性子大变,十分不好相处,连亲友都很难受得住。如今再看咱们家这位,不就应验了么。”

德妃张口就暗讽太上皇,其他妃嫔听了不敢吭声,荣妃接了一句:“要不怎么说,老而不死为贼呢!”

“咳咳!”

“嗯哼!咳咳!”

众妃嫔被荣妃这话吓坏了,一个个假装咳嗽掩盖,假装自己没听到这话。

荣妃指着湖里的乌龟,笑道:“千年王八万年龟,瞧瞧,这群老不死的东西,一看眼神就知道贼得很。”

德妃轻哼:“王八绿豆眼,都是这般样儿的,荣妃妹妹少见多怪了。”

荣妃恍然大悟:“哦,德妃姐姐说得是。怪我,十来岁进宫,没见过几只外面的王八,眼界太窄了。”

德妃和荣妃一唱一和地指桑骂槐,妃嫔们都当自己没听见,三三两两散开,各自去游园去了。

到了前面路口,跟荣妃分别,德妃和宜妃一块儿回宫。

“姐姐,三阿哥如今如何了?”

“上回皇后来请安,听说老四叫人把老三送到皇庄里去了,皇庄里宽敞些,不用拘在屋里出不了门,想来日子过得应该还行。”

“荣妃行事如此张狂,不顾后果,她真不怕皇上哪日身体好了,找她不痛快?”

德妃这大半年也在想这事儿。

太上皇被太子下毒中风,德妃手中没有证据,但是她几乎可以确定下毒之事跟荣妃有关。偏偏过去这么久了,太上皇身边贴身伺候的人,除了梁九功之外,其他人都被抓走审问去了,太上皇手下的暗卫都没查到荣妃身上,这事儿有些邪门。

荣妃到底怎么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的?

“不管如何,咱们在畅春园也好,荣妃若留在宫里,万一她暗中使坏,老四查不出来,也难办。”

德妃轻哼:“不需要证据,但凡荣妃露出一丝不妥来,直接杀了就是。”

她儿子都当皇帝了,她要杀个人还需要证据?

宜妃不经意地看向德妃,又垂眸。

这大半年性情大变的何止皇上,德妃变得也不少,越来越有太后的威风了。

宜妃回到自己宫里,目之所及,铺陈着的雕花紫檀家什、贵重玩器、罗帐锦缎,看起来热闹又尊贵,如今落在她眼里,只觉得乏味。

胤禟和叶菁菁夫妻俩带着永乐在菁华大学宿舍住了两日才回京,一回来就听说太上皇身边的大太监梁九功来过府上,说是来请永乐公主去畅春园玩儿。

胤禟撇嘴,叶菁菁冷笑,只有永乐这个傻孩子追着问:“玛法想我了吗?”

胤禟一把抱起闺女去主院:“不,他不是想你了,他是想咱们家的鸡。”

“哦,玛法想吃鸡了呀。”

叶菁菁笑着对胤禟说:“你皇阿玛可真有意思。”

“他那人就这样,当皇帝当惯了,以为谁都要讨好他,他露出个什么意思,别人都要猜对了,把他要的送到他跟前去,他还要挑挑拣拣。咱们别搭理他。”

康熙还真跟胤禟说得一样,他听说胤禟夫妻回京了,一直等着他们给他送鸡去,即使不送鸡,也该把永乐那小丫头送去畅春园。

没有,一个都没有,康熙又发脾气了,连贵妃的面子都不给,贵妃来送汤,他吩咐侍卫拦着不让进。

“主子爷,贵妃哭着走了。”

康熙有些后悔,扭头不看外头。

过了会儿,梁九功伺候康熙喝水,康熙写字:西征军什么时候回来?

梁九功不知,这要问问。

暗卫进来,说明日傍晚到,因皇上要带百官去城门口迎接凯旋回来的众将士,把进城安排在后日一早。

康熙写字:跟老四说,朕要去瞧瞧。

雍正收到畅春园那边传来的信,他看了眼就笑了,皇阿玛想看就让他看吧。大胜归朝这样的大好事,他老人家也该出来露个面。

西征军大胜的消息早就在京城内外传遍了,百姓们听说西征军回京的具体日子,当天一大早,从草原回京的官道两旁挤满了看热闹欢呼的百姓。

风尘仆仆的将士们受宠若惊,领头的十四贝勒胤祯大笑:“四哥把阵仗搞得这么大吗?”

累病了的齐世一脸倦容,此时也忍不住露出个笑脸来:“您总揽大局,这次西征之战大获全胜,您当得头功,皇上亲自来城门口迎接您,可见皇上对您看重。”

胤祯头一回领兵出征,还是远征,不仅稳住了局面,大战中还能指挥得当,进退得宜,不贪功冒进,齐世当时就觉得,若是多积攒些经验,十四贝勒以后定然是名猛将。

伤了一条胳膊的胤祯,笑着用自己的好胳膊拍拍齐世的肩膀:“您是我九哥的岳父,算起来我是您晚辈,您对我说话不用如此客气。”

叶淮等侍卫骑马跟在都统大人后面,叶淮看了眼十四贝勒胳膊上的伤,回头跟主子申请,送十四贝勒几只鸡补身体吧。

“十四弟!”

“四哥!”

雍正走下御驾,胤祯翻身下马,兄弟俩抱在一起。

“十四弟,你的胳膊没事儿吧。”胤俄上前关心道。

“谢谢十哥关心,没伤到骨头,小事情哈。”胤祯松开手,亲热地攀着四哥肩膀。

雍正笑叹:“十四弟勇猛之威名,我们兄弟在京城都知道了。咱们爱新觉罗家有你这位大将军王,真是咱们爱新觉罗家的福气。”

胤祯惊喜:“四哥,你要给我封王?”

胤禟手里捧着圣旨,笑道:“猜猜四哥给你的封号是什么?”

“勇猛?”

“呸,咱们家哪来两个字的封号,不过你也猜对了一半,四哥封你为勇亲王。”

胤祯欢喜道:“还是四哥明白我,弟弟我就喜欢勇这个封号。”

雍正拍拍他肩膀:“望你以后跟大哥一起,一南一北守住大清边疆。”

“四哥,我也想出海。”胤祯幽怨道。

雍正假装没听到,带着他往后走;“皇阿玛、额娘也来接你了,你去跟他们请个安。”

康熙和德妃的车架在队伍中间,被百官围绕着。

雍正、胤祯领头上前,胤祺、胤祐、胤禟、胤俄、胤裪、胤祥跟在后头,看到他们兄弟如此和睦,不仅百官赞叹,康熙也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儿子见过皇阿玛,儿子给皇阿玛请安。”

梁九功替主子爷发话:“平身!”

康熙上下打量十四一番,别有意味地看了老四一眼。

老大能打,领着海军,封了亲王,十四能打,也封了亲王,老四是真不怕呀!

雍正看明白了皇阿玛的这个眼神,他不在意地微微一笑:“回宫吧,今儿准备了接风宴犒赏你们。”

“多谢四哥!”

雍正拉十四坐他的御驾,进宫的路上被百姓的欢笑声簇拥着,兄弟俩对视一眼,都笑了。

叶菁菁也去城门口迎接了,等雍正的御驾走后,叶菁菁牵着女儿跑过去:“阿玛,我和永乐接你来啦!”

齐世一下笑了:“乱来,你怎么不跟胤禟一块儿走。”

“想阿玛了,想跟阿玛说说话。”

“今儿人多,你别带着永乐乱跑,小心被人踩到。”

“不会,我身边带着这么多人呢。”

齐世不放心,一俯身捞起孙女放在身前,永乐惊喜地哇哇叫:“郭罗玛法,你的马好高呀。”

“别乱动,小心摔下去。”

永乐嗯嗯一声,嘴上答应,身子却乱动,坐在高头大马上左顾右盼,百姓冲她欢呼,她也欢喜地跟人招手。

永乐对额娘大喊:“额娘,永乐以后也要当英雄!”

叶菁菁没敢附和女儿,英雄可不好当哦。

一大家子欢欢喜喜地进城,到了内城后,路边的人少了,觉罗氏等一众将士的家眷都在午门外等着,等自家人到了,这才一块儿进宫赴宴。

永乐被从马背上抱下来时还有点不愿意,缠着郭罗玛法,下回还要骑这头大马。

“好好好,下回郭罗玛法带咱们永乐出城跑马。”

康熙的御驾刚进午门,他耳朵今日特别灵敏,听到永乐冲齐世撒娇的话,他冷哼一声。骑马有什么可稀奇的,当年,他骑马围猎,还亲手打到过老虎、野狼。

梁九功见主子爷不悦,他猜到了主子爷的心思,于是道:“奴才请永乐公主过来?”

康熙不高兴地瞪梁九功一眼,请来做什么,反正她心里没我这个玛法,我还巴巴请她过来?朕不要脸面的吗?

梁九功立刻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忙道:“主子,皇上给您安排了上位,一会儿您还要接受百官朝拜,咱们先去乾清宫,给您换身龙袍。”

康熙也不想接受百官朝拜,他这副样子,吃喝都要人伺候,他丢不起这个人!

康熙的御驾停到乾清宫,乾清宫伺候的奴才跑去养心殿传话,说是太上皇身子不舒坦,一会儿的接风宴他就不去了。

雍正听到这个消息后丝毫不觉得奇怪,他吩咐道:“叫御膳房做一桌皇阿玛惯常喜欢的饭菜,送去乾清宫,就当皇阿玛与我们同庆了。”

“是!”

接风宴不仅是接风洗尘,西征军随行的将领都得了封赏,十四贝勒封为勇亲王,成为真正的大将军王。

都统董鄂齐世封为一等公,扎萨克多罗郡王岱布及喀尔喀众位王公,共六位郡王封为和硕多罗亲王,其他武官封伯爵两位,封将军的有十多位。连叶淮这等上战场的侍卫,都给了虚衔,赐赏银。

一场西征大胜后,京城有一批武官勋贵崛起,今日之后,京城又要热闹许久了。

午后,宴会散了,雍正叫上兄弟们去养心殿喝茶。

胤祯问道:“四哥,朝廷不缺银子了?您封赏这么大方,又给我们兄弟四个开府,这要花一大笔银子吧。”

“这个你问你九哥,户部他在管。”

胤禟嘿嘿一笑:“朝廷上半年收到的税银和漕粮跟去年差不离吧,因为支持你们西征,国库里其实没多少东西了。不过也不用着急,马上抄家得来的钱粮补上西征的军费,还有剩余,给你、老十、十二、十三各建一座府邸尽够了。”

“抄家?抄谁的家?四哥又不是皇阿玛,四哥把朝堂百官盯得这般紧,还有人敢铤而走险?”

“盯得再紧也挡不住人的贪念。大枣和大棒双管齐下才能勉强喝止住他们。”

喝止不住的,那就都砍了。

胤祺是内务府的总管大臣,前些日子领命出京去衢州祭拜孔庙,当天祭拜完当天就回,他这么着急赶回来,一是为了迎接十四弟,另外一件大事,就是对内务府动手。

“西征刚结束,别扰了各家庆祝的兴致,等几日后再动手不迟。”

雍正对胤祯说:“你好好养伤,到时候你领兵控制住和内务府有关联的奴才,老九带人查账,老五审问,抄家的活儿也交给你。”

胤祯顿时来劲儿了:“四哥只管放心吧,我觉得内务府那些奴才早就该整治了。他们贪着咱们皇家的银子,吃香喝辣,咱们当主子的都没他们富裕,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胤禟提醒一句:“和内务府有牵扯的那几家皇商才是重点,你别把人都放走了。”

“切,九哥看不起谁呢。”

兄弟几个在养心殿喝茶闲谈,这会儿叶菁菁已经带着闺女跟阿玛额娘回娘家了。

叶菁菁的马车大,拉着额娘和阿玛坐自己的马车。路上,觉罗氏抱着外孙女念叨女儿:“去年年底回京时你就说要给永乐生个弟弟妹妹,这一年都过了大半了,你只顾着你那劳什子大学,什么时候能怀上?”

“额娘,您别念叨了,这个月就忙完。”

觉罗氏期待道:“今年年前能怀上吧。”

叶菁菁无语:“额娘,这种事儿谁能保证?”

觉罗氏小声道:“怎么不能,上月睿亲王府办宴会,我跟睿亲王福晋坐一块儿喝茶,我听睿亲王福晋说,顺德府有座送子观音庙十分灵验,等你和胤禟有空了,你们去拜拜吧。”

“额娘,这种话您也信?您信什么送子观音,还不如给我熬两锅养生汤管用。”

“跟你说真的,睿亲王福晋说得斩钉截铁,她不会骗我,骗我也没什么用不是。你说你和胤禟两人身体都好,怀不上老二,肯定是别的什么原因。你们去一趟吧,万一不成,也不耽误什么。”

“行行行,有空就去,您老可别念叨我了。您看看阿玛,阿玛都被念叨睡着了。”

被母女俩盯着,闭眼养神的齐世忙睁开眼道:“胡说,我哪里睡着了。”

叶菁菁担心道:“阿玛,您出去一趟回来瘦了这么多,是不是伤到根本了?”

“没有的事,阿玛只是年纪大了,打仗长途奔袭累人,还没缓过来罢了。”

叶菁菁掀开车帘吩咐跟车的侍卫:“你们去个人,回府把阿秀接到都统府,就说我说的,叫阿秀多带一些养身体的药,给我阿玛调整身子。”

“是!”

叶淮他们的身份不能进宫参加接风宴,因此,他们进城后就直接回府了,吃吃喝喝一番,洗漱完换了身干净衣裳,张春秋、阿秀等几个大夫给他们把脉,开药,不管外伤还是疲劳过度,都得好好休养。

阿秀这边刚忙完,就被请到都统府去了,阿秀一看到都统大人的脸色,再一搭脉,就知道都统大人身子骨有多虚。

叶菁菁听完阿秀的诊断,说阿玛坏了肠胃后,顿时黑了脸。

齐世忙道:“长途奔袭带不了许多粮食,加之新疆西藏那边连树都少,想喝热水都很难找到烧火的木柴,只能有什么吃什么,吃不上就饿着。行军打仗嘛,常有的事。这次军粮运送已经算非常及时了。”

知道归知道,但是这是自己的亲爹,叶菁菁心里还是难过。

叶菁菁也不追问了,她提起另一件事:“阿玛,七月二十菁华大学开门,船厂和钢铁厂也是这一日,您跟我去天津瞧瞧吧。”

“你一手建起来的大学,阿玛还在草原上时就听到了,不用你说,阿玛和额娘也要亲自去瞧瞧。”

齐世当时在草原上,听说山东孔家那个虚有其表的衍圣公竟然敢骂他女儿,把他气得够呛,那时候若不是回不来,他恨不得单枪匹马回京,一枪把那狗屁衍圣公挑了。

“跳梁小丑罢了,阿玛您不用生气。”

孔家也传不了几代了,最后的一点余晖罢了。

等她的菁华大学彻底立足了,朝廷百姓都纷纷效仿,趴在祖宗牌位上吸血的曲阜孔家就会变成挂在牌位上晒干的尸体。

永乐趴在郭罗玛嬷怀里问道:“阿秀姑姑,可以给我郭罗玛法炖鸡吃吗?”

阿秀笑道:“可以,都统大人如今的身子十分适合喝鸡汤进补。不过也不用补得太过,五天一只鸡就挺合适。”

觉罗氏赶紧叫人记下来。

叶菁菁对额娘道:“庄子里养的鸡鸭不少,以后每五天我叫人送两只鸡鸭回来,您别只顾着阿玛,您自己也得补一补。”

“额娘知道了。”

一家子坐院子里闲聊,过了会儿,胤禟来了,觉罗氏留他用晚饭。

胤禟自然恭敬不如从命。

胤禟跟岳父一家很亲,就算留下用饭也不喝酒,胤禟给岳父盛汤,听岳父讲西征的战事。

指挥得当,将士勇猛,日夜奔袭,和噶尔丹残部交手的几场大战,如今总结起来,最值得改进的是后勤。

靠着骡子、马匹、推车押运粮草,速度太慢,很难跟得上将士们的行军速度,以至于将士们很多时候都在饿着肚子追赶准噶尔残部打仗。

“领兵在外不是守城,在外急行军,粮草跟不上,将士就不可能有战斗力。”

胤禟点点头:“岳父说得对。”

叶菁菁拿帕子给女儿擦嘴,心道,就算在一两百年后,军需、运输,依然是个大问题。

胤禟有很多事想问岳父,用了晚饭后,两人去书房谈,不知不觉就月上中天了。

胤禟这才想起福晋和闺女,小金子上前道:“福晋和永乐公主都睡去了,福晋交代您谈完后去长林院休息。”

“爷知道了,你也下去吧,爷这儿不用你。”胤禟抬脚往长林院去。

“哎,爷慢走。”

胤禟夫妻在都统府住下了,康熙傍晚默默回畅春园,晚上睡不着,他睁眼望着帐顶,脑子里一直转着一个问题:为何,朕的爱妃、儿子都跟朕不亲?

宜妃跟他越来越不亲近,老九拿董鄂齐世当亲阿玛伺候着,老大母子跟他也不亲,老三母子,老四母子……一个个的都是如此。

他费心培养长大的儿子对他只有敬、疏远,没有爱,这到底是怎么了?

外面滴漏发出声响,已经是子时了,康熙还是睡不着。

“主子爷,时辰不早了,您睡吧。”

梁九功在帐外温声劝着,康熙叹息一声,闭上了眼睛。

雍正封赏西征将士的第二日,京城里的宴会也密集起来,胤禟、叶菁菁夫妻去过几次,后头家里有事儿,就没去了,只叫人送了礼去。

七月十八,王闻远、孔易两人都到了京城,叶菁菁在瑞亲王府见他们两人,胤禟没出门,也在一旁喝茶听着。

王闻远没有过管理教学经验,但他受他岳父唐甄影响,思维非常开阔,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度很高,叶菁菁跟王闻远聊天时才知道,原来他已经乘坐过蒸汽船了。

王闻远激动道:“我没有我岳父的才能,但是给夫子学子们帮把手还是行的。我若能为他们做贡献,月银我都不要了,只要瑞亲王福晋肯给我一个职位便行。”

如果说王闻远是个热血青年,孔易就是个十分靠得住的中年领导,他问叶菁菁的办学理念是什么,办学目的是什么,她的底线又在哪里……

一个个问题丢向叶菁菁,经世致用、传承技术发展、开拓创新、富民强国……叶菁菁把一个个想法串起来讲给孔易听,最后她道:“您是当过学政的人,您应当知道,所学和所用脱节太严重,对百姓和朝廷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孔易赞同:“这就是为什么,贫穷学子当官后,他们比那些世家子弟办事更加务实。”

孔易愿意花精力在贫穷学子身上,也是因为他们出身底层,他们若是为官,最有可能成为为民做主的父母官。

当然,他教出来的贫困学子,最后变成贪官的也不少。

没有更多的备选之人供叶菁菁选择,一番交谈下来,叶菁菁对王闻远和孔易还算满意,叶菁菁问王闻远:“叫你去菁华大学管行政后勤你可愿意?”

“行政后勤包括什么?”

“行政后勤的具体工作十分繁杂,主要是给老师和学子提供协助,对学校的杂务进行管理等。这其中涉及到非常多的算术知识,你若想胜任这个职位,还需要跟着我手下的账房学学如何看账、做账。”

“瑞亲王福晋放心,我愿意学。”王闻远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至于孔易,叶菁菁希望他主管教学事务方面,六个学院的事他都要有所了解,并对各个学院的研究进度做到心中有数,时常能给她汇报。

孔易从侄子孔思那儿提前知道了菁华大学的六个学院,他道:“农学、蒸汽机、外语我不太懂。”

“没关系,不懂也正常,你若是愿意,先去干着吧,一边干一边学。”叶菁菁对孔易的学习能力抱有非常大的信任。

巧了不是,孔易也自觉自己能胜任这份工作。

叶菁菁:“既然如此,两位从今日起就是菁华大学的副校长,试用期三个月,若是咱们双方都满意,再签长约如何?”

王闻远顿时大喜,他本以为自己去菁华大学只是个打杂的,没想到职位是副校长。

叶菁菁笑道:“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明日长福庄选拔进大学的学子就要入校了,后日学校就要正式开门运转了,叶菁菁叫人今日就把王闻远和孔易送去菁华大学。

等王闻远和孔易都走了后,叶菁菁靠着胤禟的肩:“等蒸汽火车弄出来,试运行的线路就修从天津到京城这一段吧。”

“天津港和京城运输货物量不小,选这条线路试运行我觉得挺好。”

菁华大学、船厂、钢铁厂都是孙全看着修起来的,最初的管理也是他一个人在干,送王闻远和孔易去天津的活儿交给他,也方便他和两人交接。

他们下午到天津府菁华大学,孙全先带他们去宿舍安顿。

王闻远看到宿舍就惊了:“我一个人用三间屋?”

“学校内有职称的老师和行政管理人员都是这个待遇,主要为了方便你们带家眷前来。每套房子里有个小厨房,你们若是不愿意吃食堂,可以在家做饭。”

职称是什么意思孔易和王闻远已经知道了,大学毕业的学子得到学士头衔,学校的夫子,不,这里称作老师,学校的老师至少是硕士起步,最高层是博士。

孙全解释道:“按照主子的规划,博士上面还有博士后的头衔,要获得这个头衔,必须在某个领域有开创性的研究成果,朝廷也会对此进行认可。”

“菁华大学的博士后相当于内阁阁臣的级别,虽是虚衔,但是享受朝廷内阁阁臣的俸禄补贴。”

“哇哦!”王闻远惊呼:“朝廷已经答应了?”

孙全点点头:“皇上已经答应了,圣旨在主子手里。”

其实墨家大公子、二公子、唐子归、许耕耘三人已经具备博士后的资质了,但是现在蒸汽船还没推广出去,菁华大学又才初建,主子想着好饭不怕晚,再等一等,等菁华大学打出名声后再给他们几人请旨,皇上也是这个意思。

孔易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心情十分愉悦。

瑞亲王福晋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看来她不是随意为之,而是真正在为大清打造根基。

学校的后勤部、行政处、食堂、教学楼等,孙全把他们介绍给学校内的其他教职员工。

学校看完了,孙全带他们先去钢铁厂,制造蒸汽机、打造铁轨、火车等以后都在这里进行,学蒸汽火车的学子也会常来钢铁厂实践,王闻远和孔易都该知道。

最后去船厂,船厂的工人最多,这时候正是下工的时候,一群工人从船厂里走出来,有些回工舍,有些去船厂的食堂用晚饭。

刚下工的孔思看到孙全带着他小叔叔过来,孔思喜笑颜开跑过来:“小叔,您被选上了。”

孔易点了点头:“多谢你跟瑞亲王福晋推荐我。”

“哈哈哈,咱们举贤不避亲,我就知道主子肯定能看上您。小叔快告诉我,你担任什么职位?不会是来咱们船厂做工吧?”

“菁华大学副校长,主管教学工作。”

“哇,小叔你也太厉害了吧!快,赶紧写封信回家,告诉爷爷奶奶他们。”

“不着急,等三月之期过后再写。”

孔思听说有三个月试用期,顿时觉得合理了,这才是主子用人的态度嘛。

孔思自觉自己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了,有一肚子经验要交代给小叔,孔易拍拍他肩膀:“先忙你的去吧,等你忙完了,晚上去宿舍找我。”

“好嘞,小叔再见!”

时辰不早了,孙全带孔易、王闻远去船厂大概瞧了瞧,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看到新式船的核心部件,做得简直太精细了。

孔易空闲时也研究过墨家孤本,他比只会感叹好厉害的王闻远更能理解这个蒸汽机的厉害之处。

孔思那小子,干得不错!

“今儿咱们就先参观到这儿,明儿选拔出来的学子会到学校办理入住,王副校长要带领行政后勤的员工在校门口接待登记。”

王闻远忙点头,一会儿他去后勤部再问问细节。

从船厂出去后,十人一队的士兵从门外经过,他们看到孙全,笑着打了声招呼。

等巡逻的士兵走后,孙全交代他们:“相信你们也看到了,咱们学校虽初建,但是宝贝不少,所以学校不远处就有军营驻扎,他们也会时常在附近巡逻,以后学校内抓到探子,碰到处理不了之类的事情,你们立刻就去军营叫人过来。”

“明白了。”

孙全这两日不会走,他不住学校宿舍,他去商业街的文华酒楼住。

孙全走后,孔易对王闻远道:“王兄,你若是不忙,咱们一起去行政处问问明日学子入学是个什么章程,你看如何?”

“我也这样想,孔兄先请。”

孔易也不跟王闻远搞谦让那一套,一马当先走在前头。

孔易和王闻远都是仔细的人,两人把明日接待流程都搞清楚后,才去食堂用饭,这会儿天色已经黑了,食堂里亮亮堂堂,几个老头带着年轻人一边吃一边争论着什么。

“墨老先生!”

“梅老先生!”

墨玄和梅文鼎同时抬起头,随后都惊喜道:“孔易!”

墨玄大笑:“孔易小子,你怎么来这儿了?”

孔易笑着走过去,先给两位老先生行礼,随后才道:“瑞亲王福晋叫我来大学当副校长,主管教学相关事务,试用三月。”

“前几日我们还说,瑞亲王福晋忙,不可能事无巨细地管理大学,哈哈哈,你来得正好。”

孔易把王闻远介绍给几位长辈,王闻远乖乖问好,介绍自己是给做行政后勤的。

“你做行政后勤的呀,小年轻,刚好有个意见给你提一提,食堂饭菜味道太重,年轻人虽爱吃,你们也要考虑考虑我们老年人嘛,蒸菜、水煮菜也上一些嘛。”

王闻远还不知道食堂的具体情况,他道:“等我跟食堂负责人商量后再看如何处理,您放心,定然会让您吃得舒坦。”

墨玄满意了:“你不错,好好干,争取留下人。”

王闻远笑,他也想留下来呢。

孔易一会儿还要见孔思,用饭用得快,他吃完了墨玄他们还在用,他过去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了。

孔思回到宿舍,孔思已经等在门口了,手里还提着一个油纸包。

“提的是什么?”

“嘿嘿,蒜蓉海鱼,可好吃的。”

孔易打开门,孔思进门瞅了一眼:“哟,跟我的房子一样嘛。”

“你也住这种房子?”

孔思得意:“我是博士,蒸汽机的研发带头人之一,身上还兼着给学子上课的差事。”

孔易叹了一声:“该叫家里人来看看你如今的模样,真是长大了,你的堂兄堂姐们,如今竟然无一人比得上你。”

被小叔这般夸奖,孔思哈哈大笑,他也觉得自己现在可厉害了!

孔易笑着叫他坐:“你有什么话要告诉我?”

孔思拉了张椅子过来坐下:“小叔,我跟您说说菁华大学、船厂和钢铁厂。”

孔易也想了解得更详细一些,身体微微前倾,做出洗耳恭听的姿势。

叔侄两人有许多的话要讲,孔易屋里的烛火,一直亮到后半夜才熄。

天一亮,长福庄通过选拔考试的学子们迫不及待地来报到,进大学的,进船厂的,进钢铁厂的,宽阔冷清的大学内外,因为年轻人的到来变得充满了生机。

每个人领取自己的学号、崭新的校服、四人间的学生宿舍,宽敞明亮的教室。

对菁华大学第一批学子来说,大学里什么都是新鲜的,大学的环境新鲜,大学里的用语新鲜,未来,他们的人生也是崭新的。

王闻远领着人在前头给学子办理入学,孔易在后面看报到的册子。

菁华大学入学的第一批学子总共两百二十人,其中大约只有十多人父母那一栏有名字,父母那一栏后跟着的地址,不是菁华船厂宿舍,就是菁华钢铁厂宿舍。

剩下的两百余人,父母那一栏都是空着的,联系地址写的都是长福庄,直隶、京城、浙江、四川、福建等地皆有。

这本报名手册,让孔易对侄子昨晚上给他讲的那些东西,有了更加真实的触感。

上午报到,下午学子们去教室里听老师讲课。给他们上第一课的不是正经老师,是王闻远为首的行政处负责人,告诉他们在学校里该如何生活,碰到什么事了该怎么办等等。

等王闻远他们讲完,墨玄、唐子归、墨家大公子、孔思等人一个个上台跟学子们讲课,讲他们这个专业究竟要学些什么,学到什么程度才能算毕业了。

孔易在几间教室里转来转去,四个学院的课他都去听了一段,最后走到蒸汽火车那个专业时,看到唐子归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时,孔易笑了。

菁华大学的第一批学子都是长福庄和叶氏商行的内部子弟,他们从小学的东西都是以实用为主,能进来这儿的学子,四书五经没一篇能背全的很多,但是九章算术,他们个个都精通。

第二日就是七月二十,雍正罢朝一日,带着五品以上的朝臣去菁华大学参观,他们参观船厂和钢铁厂,除了工部的官员稍微明白一点,其他官员只能看个囫囵个。

参观菁华大学,蒸汽机学院、水利工程学院的课他们能看个热闹,外语课,一句都听不懂;会计课,户部官员稍微明白一点。

墨玄的数学课,绝大部分官员都看不懂墨玄写的是什么,但是下面坐着的学子都能听明白,还能做笔记,提问。

农业嘛,要去地里瞧,今儿就不去了。

参观完除了农业之外的所有学院外,雍正提问:“当初,你们谁说这些东西是小学,不值得大学名号的?”

大部分官员都默默低下了头。

李光地笑道:“经世致用,富民强国,自然是大学!”

“那朕问李大人一句,瑞亲王福晋高瞻远瞩,为国建立大学、船厂、钢铁厂,她配不配为内阁阁臣?”

“瑞亲王福晋德配其位!才配其位!”

雍正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无人上奏反对。

“朕今日宣布,瑞亲王福晋,以及后世担任菁华大学校长之人,授菁华大学士衔,享内阁阁臣薪俸。”

在场的所有大臣,包括叶菁菁和胤禟两人都惊了。

菁华大学、船厂、钢铁厂都是瑞亲王福晋的私产,待瑞亲王福晋去世后,接任这些产业的只会是瑞亲王福晋的后代。

只要有脑子的都知道,菁华大学若是发展起来,会有多少能量,钱财、人脉,都是能传世的。

皇上这道旨意,几乎奠定了瑞亲王这一支后代在大清的独特地位,那真是,给一个铁帽子王也不换呐!

“皇上,不可!”

“皇上,女子如何能入阁?女子……”

胤祯打断这个大臣的话:“你是皇帝还是我四哥是皇帝?”

“我四哥宣布的是旨意,不是跟你们商量,明白吗?”

雍正冷声:“还有何人对朕的旨意不满?”

李光地率先跪下:“皇上圣明!”

百官下跪:“吾皇圣明!”

“瑞亲王福晋,领旨吧。”

这是他曾经答应过九弟妹的事,不因她是妇人就低看她,打压她。他要展示给九弟、九弟妹看,也给天下人看,他雍正,有敢为天下先的胆量,和能力!

“多谢皇上赏识。”

叶菁菁俯身蹲下谢恩,这是她这辈子,唯一一次,谢皇权,谢得如此心悦诚服。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