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诸朝看我直播乡村生活日常 > 第 98 章 古代大阅

第 90 章 觉醒种子

作品:诸朝看我直播乡村生活日常 作者:南风不尽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88万 更新时间:2024-07-16 20:59

那剪辑的短视频果然很短,短得不过须臾,便看完了五个女孩儿不同的人生却又相同的结局,各朝古代的男人们,鲜少从女子的目光中去看待这些习俗,他们有些人还是不以为然,为着不能上桌吃饭,便也值得寻死觅活?

但真正触动了心肠的,却是实实在在生活在宋朝以后、尤其是明清的女子们,有些苦,熬一熬便过去了,人总是会自我保护,不会过多回忆痛苦,时日长了,似乎也就习以为常了。

宋元以后,尤其是明清,这些像那《出嫁女》一般寻死的女孩儿,或许都已数不尽了,如今不过是有人将证据摆在了面前,但却还要推卸责任般,至多,哀叹一声:“这就是女人的命,活着不由已,死了也不由己。”

可什么才是女人的命呢?

南宋末年,松江府乌泥泾乡野的一座不知名村子里。

十二三岁便被卖做童养媳的黄氏还不知道自己是仙迹曾经提及的那个黄道婆,她日复一日忍受着公婆的打骂、丈夫的呵斥,已经积攒了一肚子的怨气与愤怒,却还没勇气逃离,外头世道乱,朝廷还抓逃人,她又不知还能去哪里。

因此日日蹉跎至今。

唯一带给她慰藉的便是仙迹了。

仙迹提及的黄道婆,也让她耳尖微微一动:她姓黄,她也是童养媳,她与那黄道婆一样啊!真羡慕她,日后流芳百世了!

可如今的她,却是当牛做马、洗衣做饭、生儿育女,丈夫与公公下了田回来,会因为她忙活了一整日家里的杂事、上山打猪草回来晚了,没能一回家就吃上饭大发雷霆,而婆婆则会帮腔骂她没用的东西。

她背着襁褓中的婴儿,连片刻停歇也没有,伺-候完公婆与丈夫吃饭,又要洗碗刷锅,再烧一壶热水,给躺在炕上抽袋烟的丈夫洗脚。

可最后,却连生下的女儿都无法保全。

生完了孩子虚弱得下不来床,刚从身体里剥离的女婴就被婆母称斤两卖了,她大雪天追出门去,还被婆婆推到在地,从此落下腰酸背痛的病根,一旦提出要去看郎中,就会被骂懒婆娘。

蹲在丈夫臭气熏天的脚面前,恶狠狠洗刷着的黄氏,咬着牙听丈夫数落她今儿熬得粥太稀,根本吃不饱,又抱怨她干活不利索,猪草才割了那么点,家里的猪喂得比邻居家瘦,猪圈里也不知道顺手打扫一下。

她先前不明白,为何仙迹会降临在她这样穷苦的、被深深虐待的童养媳身上,如今才算明白了,仙迹今儿说得这些话,压根就不是说给这些男人听的,是说给她们这些女人听的。

“你们女人,干得都是轻省的活儿,却最会叫屈叫累,再累能有俺下地干农活累?你日后再如此怠懒,俺就把你典给那老光棍生娃!”丈夫再要唠叨,黄氏已经双目血红地“腾”地站起了身,连带着将那盆脏兮兮的洗脚水一并踢翻,习惯了她逆来顺受的丈夫愣了一下,就要怒骂,谁知黄氏留下一句:“你敢,咱们鱼死网破!”便转身就出去了,院子里没一会儿传来了磨刀声。

一下下铮铮地磨刀之声,听得丈夫汗毛竖立,好半晌都没敢动弹。

黄氏可不羸弱,干惯了活计的黄氏能徒手抓住一百多斤的猪,杀一头羊也只用半个时辰就能剥皮拆骨,于是丈夫怂怂地卷起被褥,不敢再说了。

反倒是婆婆隔着窗出来骂了两句,黄氏没有理,磨了刀又进了灶房,婆婆生怕她偷吃似的跟上来,看到她目光幽幽奋力地剁明日喂猪的草,这才离开。

黄氏却暗自下定了决心:她要逃!她要逃得远远的!

这样的反抗,显得如此细微而平淡,似乎并不能冲垮绑着女人们的绳索,但总归只要那绳子能松垮一些,对那些生活在深渊的女孩儿们而言,便已经是天幸了,或许有一日时移世易,有浸润过这样思想的女子登临高位,便也能救她们一救了,至少,不要叫她们像畜生一般,被随意典当、买卖了。

徐氏陪着马皇后看完了《出嫁女》,已经泪水涟涟。

马皇后将几个公主也一并搂过来,悲哀地垂下了眼睫,她便是以夫为天的典范,她贤良淑德,将整个后宫都当做自己的职责,不妒忌不小器,但即便再宽厚,她身为女人,在夜深人静之时,还是会有一些孤独的。

或许她也该为这天下的女人,劝劝皇爷了。

殉葬与缠足自不必说,不许再推行……可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些女孩儿过得不要这般苦呢?至少,她想为她们做些什么……马皇后心中细细思量。

就像仙迹说得,如今的世道,大明的女子是绝不可能如后世一般生活的,但她们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了,难道这不是矫枉过正了吗?马皇后想得愈发深了,或许只有女子才能体谅女子,才能帮扶女子了。

林菱只当是混时长与闲聊,吃完了肉饼,便又趁着天没黑透,沿着繁华热闹的北京街头闲逛,路灯到了时间,渐次都亮了起来,于是夜也不再黑暗,四下皆为闪烁的霓虹灯、车灯,还有沿街铺面打出来的一地灯光。

这时正好又收到了律师朋友的信息,说阿程的第一批捐助款都发放到位了,一共负责了山区里五个女孩儿高中三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这也算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了?林菱笑着把手机按在胸口,就像感受这其中的暖意一样。

于是不禁感叹:

【这样就好,阿程的愿望实现了,我也安心了。大家应该都知道张校长吧?她有很多名言,但我一直记得的是最质朴的那句:我希望她们出来后,不要感谢我,感谢祖国就够了,一定要高考走出去啊,一定要走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幸福就足够了,就是我的最大安慰了。

别说古代了,我们现在山里的女孩儿也不容易。

我记得爷爷说过,我们新种花成立之初,为了解放妇女也是遭到了很多的阻挠与抵制,当时我们管理员就说,决定解放妇女成败最重要的力量,是妇女自己主体意识的觉醒,自己打破枷锁:“菩萨要妇女自己去丢,烈女祠、节孝坊要妇女自己去摧毁,别人代庖是不对的。”[注]

当时还强调:要想妇女取得平等地位,一定要让妇女积极参与到劳动与生产中来:“夫权这种东西,自来在贫农中就比较地弱一点,因为经济上贫农妇女不能不较富有阶级的女子多参加劳动,所以她们取得对于家事的发言权以至决定权的是比较多的。”

这句话多有见地啊!所以女孩子们一定不要放弃自己能够出去上班、工作创造价值的机会,不要听男人的“我养你”,不需要!自己如果没有经济能力,以后被支配的就不仅仅是经济了!大家切记!

但即便当初管理员做了那么多的努力,解决了妇女参政议政、男女婚姻平等、妇女团结联合等诸多关于妇女解放的重大问题,在很多偏远的地域,远远没能达成当初的希望。

所以,为女孩儿创办免费高中的张校长真是做了件了不起的大事!我一直记得她的校训,倒背如流,每一次看见都让我觉得很有力量。我看了她的纪录片,那些女孩子们在走廊里拼命背书的样子让我记忆深刻,真的,我希望所有的女孩子们都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觉得挣脱命运是不可能的。

想着将就凑合过一生、算了一辈子就这样了、想着一了百了的时候,多读一读这两句话,不要放弃啊,我们一定可以的呀!】

林菱清清脆脆的声音,像一阵风,吹透了这无望的世界。

无数的时空中,被丈夫殴打得鼻青脸肿的女子、被婆母关进柴房不许吃饭的女子、被绳索拴住手脚被丈夫典当贩卖的女子、背负着比自己还高的柴火步履蹒跚走在烈日下的女子、死了丈夫被夫家逼着要要殉节的女子、被呵斥不许读书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女子、被硬生生掰断脚骨的女子……还有许多一辈子都被关在深宅大院里的女子,她们在无数不同的场景中茫茫然抬起头来。

那清澈的声音就像是雷霆响在她们的心头。

【“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

心好似揪成了一团,酸涩沿着喉头弥漫,熏红了已经哭干的眼眶。

【“我欲于群峰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

滚烫的泪蓄满了眼眶,又被一双双红肿变形的手赶忙拭去,

【“我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

是吗,原来我们不是牲口、不是赔钱货、丧门星吗?

【“我站在伟人之肩藐视卑微的懦夫!”】

那声音如风,穿透了群山一座座,终于抵达在声嘶力竭的哭喊之前。

秦汉唐等较为靠前的时空里,女子都生活得更为自由一些,虽没能取得与男人相同的地位,但能够看到的女子看完那《出嫁女》的片段,都大为震惊,不敢想象日后的女孩儿竟落得这样的下场!纷纷叱骂,有才能的不乏写文写诗批判这件事,没能力的便告诫自家的男丁们,休想如仙迹所言一般摆布她们!

否则她们立刻就回禀父母,改嫁!或是告上官府,叫法吏狠狠收拾一顿!

不知多少丈夫被揪着耳朵回了家,又不是多少父亲兄长在母亲嫂子的冷眼里睡了书房,也有不乏识文断字的女孩儿,细细咀嚼这几句话,藏如心中,反复地思量着,似乎每读一遍,便将一颗种子深埋在了心里。

唯独被骂得切中正心的,便是宋元明了。

文人士大夫们都眉头紧锁,对仙迹的言论十分不满,甚至认为妖言惑众,要教坏女人不守规矩,激烈的反对之声传遍街头巷尾,但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仙迹中提到的那些习俗,的确是不合理,有些骇人听闻了。

“又不是家家户户如此,仙迹以偏概全!”

“那出嫁女的嫂子偷人,难不成还打不得了?”

“男女有别,女人本来就另开一桌,男男女女混着像什么?”

于是街头巷尾都在吵这件事,有人说对有人说不对,还有吵得急了眼,打起来的,但这些吵闹,又如何不是一件好事?以往,又有谁会为女人的事,如此大动干戈地吵呢?

清,雍正帝听完后,沉默了片刻,只是悠悠地叹了口气:“这番话必将助长不知多少女子的野心,又要惹得天下生出动荡了。”

这仙迹有时的确给他惹了些麻烦,不过女子嘛,能造成的麻烦也有限,何况满洲的旧俗一向重视“女亲”,祖母和婆婆的地位最高,旗人家里的姑奶奶们一向也不缠足、不闭门,尤其没出阁的“姑奶奶”,在家里说一不二,而且大多还参与打理家中财产、店铺、田地等家务大事,权威不在自己的叔父伯父之下。

比起明朝统治者大皱眉头,清初三位帝王都还算反应不大。

只不过嫁了人当了“媳妇”,姑奶奶们的身价也就跌了,便不能跟婆婆、姑奶奶们一块儿吃饭了,得站着伺候用膳。但也不意味着,满人家的姑娘嫁了人就成了鱼目,媳妇可是要管家的,手握实权,站着伺候不过是孝道。

当爷们的有错,叫媳妇告到婆婆那里,爷们也得给媳妇赔不是呢!尤其德才兼备善于管家的媳妇,若是家族里其他兄弟有分家产、分家等大事,还要被请过去当公证人呢,故而在大清,有许多旗人都是老母亲当家。

旗人女孩没有出阁的,每季还能领“禄米”呢,跟从军的男丁一样。

仙迹里那些瞧着就糟心的,都是汉人家的规矩,雍正帝有时候挺难理解汉人的——当初入关除了反抗较为激烈的几个地区,明末的文臣有主动为大清开城门的,有头皮痒带头剃头的,这些人归降大清挺利索的,怎么到了女人身上,朝廷下了不知多少道谕令劝止缠足,都抵死不从?如今大清缠足之风极盛,尤其山东、直隶、河南、山西等孔孟之道最兴盛的地方,缠足观念极深入人心。

“自欺欺人罢了。”雍正冷冷摇头,“光会欺负女人,不给自家姑娘、额娘尊重,算什么孝?倒盼着仙迹这番话把他们都打醒了才好。”

雍正帝为满人家的姑娘为傲,但却忘了以旗统民的规矩,每个姑娘都得进宫选秀,又何谈幸福呢?而他更不知道,到了晚清,受汉女缠足之风的影响,连旗人家的女子也开始缠足了,若是知晓,只怕会气得背过气儿去吧?

他此时正要再下一道不许女子缠足的禁令,提笔沾墨时,就听林菱一下又接了两个个电话,一番嗯嗯啊啊谢谢好的好的,一堆说完以后,似乎有点烦恼,和两个爷爷说:

【帮咱们看家的四姑婆腿摔伤了,没办法帮咱们浇水喂鸡喂鸭了,长沙的宠物店老板也说狗拆线了,问什么时候带回去修养,他们那边来了一批志愿者从高速路上截下来的一批猫狗,有二三十只,笼子不够了。】

而林菱发布的领养消息,筛选了几个人都不怎么放心,一个是学生,还住在家里,林菱有点担心她以后会因学业紧张不方便养,另一个是个男的,还是个医生,但聊天聊下来,林菱总觉得这人也怪怪的,说自己救助过很多猫狗,在朋友圈里猫狗的记录却寥寥无几。

于是她和两个爷爷商量明天一-大早逛完长城就回家,她顺带联系早就找好的宠物托运公司,现在就去办一下托运手续。

【有点遗憾,不过出来也很长时间了,该回归平凡的乡村生活啦,本来还想去一趟圆明园和国博的,那今天就暂时这样,我要忙着订机票啦,明天看完长城就回去,大家拜拜,明天见!】

作者有话要说

注:中国初期苏北农村妇女教育研究

终于要回农村去了,我怎么感觉我这本书好像要写挺长的亚子(哭哭唧唧)

感谢在2024-06-3016:21:26~2024-07-0111:52: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_CHEN先生^_^、豆娘、沙沙小可人、35554375、W的小狗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小白208瓶;習慣ㄋ寂寞76瓶;给太后请安、公孙流云30瓶;看书催更的小天使23瓶;beryl、英俊迷人帅滚滚、小战兔的光点、kelllllllllllll、Season_雅、、月下独自开、弱笙20瓶;紫韵阑灵15瓶;子恬子晴、天意12瓶;有姝、折柳11瓶;汤圆、执笔书流年、不二了、吾王是我的喵、没有猫的野人、阿九、——————、落色、Jaya99、何必觅闲愁、银八三三、云无月、晴初霜旦、四月清河、扑冻、xiaoqiaolla52、阿西海岸10瓶;蘿蔔開會9瓶;悠然、安咻咻、百事嚯可乐8瓶;迪~、冰阳6瓶;绿茶&柠檬、5948、梦梦、我对钱有很大的兴趣、半面妆、日月为明、啊这、时宜、猫饼嗮太阳、阿祚静悄悄5瓶;澪濎、蜜蜜·若4瓶;默默无踪、小草小饼干、明明3瓶;冰淇淋他姐、飞鹰、绿水池边绕、pink3725、Alice112、懒宅梅、逆流2瓶;jo、利威尔的小粉丝|?、静绽骄阳、荷塘月色fz、墨笔还魂、扯扯、雪roro、迪诸葛钢铁的迪迪子、Cynicism、、与北、单眼皮的小虎牙、溟玖、sunny、不想上班、小火花、烛桦、鲸鱼惊鱼、LRY、伪伢、黎念千城、燕、-_CHEN先生^_^、爱吃水果的猫、维塔利、殇依水落、武曌天下,李御八方、醉枫染墨、楼谷藕田、鲜女今天一十五、lyla爱抹茶、密码总是丢、花音、未央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