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力速双A魔法师 > 第 158 章 他不能成为勇者

第 129 章 魔法实战一下不就会了

作品:力速双A魔法师 作者:摸鱼的咸鱼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112万 更新时间:2024-07-10 21:16

“……”

这家伙究竟在自顾自地说什么?

林恩一边警惕地盯住这个死人白,一边小心翼翼往楼梯上倒退着挪动。

黑暗法师在之前一直都是对他生存的威胁,但现在对于另外一种危机,他或许又变成了林恩抵御其它人身安全威胁的屏障。

至少黑暗法师对他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从北陆到中陆也算路途遥远,千里迢迢把他掳过来,最起码不会随随便便就把他杀死……但是这个家伙就无法确定了。

能悄无声息突破黑暗法师的魔力覆盖,并且在林恩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他身后,实力根本无可估量。

虽说这家伙话里透露出和黑暗法师大概是旧相识的信息,但林恩也不敢把后背对着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

旧相识也不一定是敌还是友,在黑暗法师最虚弱的极昼时刻,突然跑到暗法洋房里的家伙,很难说究竟抱有的是善意还是恶意。

白得像尸体的家伙对林恩明显的警惕反应全然不在意,好似根本无所谓他是否抵触一般,兀自兴致勃勃自语道:

“去打兽潮可是个好主意,极昼期间那些很会躲的高等级魔兽都会随着兽潮出现,不然有时候寻找起来也比较麻烦。”

这么说着,他浅笑着看向了林恩。

“我们现在就走怎么样?”

“……”

——开什么玩笑,和这种摸不清底细分不出敌友的家伙离开,根本就是嫌命太长了吧?

林恩仍旧一言不发,警戒万分,攥着剑柄的手掌用力到指节发白,又向后退了一步。

银发红眼的白斗篷仍旧笑容未变,看上去和熙亲切,但鲜红的瞳仁却看不出丝毫情绪,审视着眼前的林恩,目光像是在看一只受惊了后弹出爪子在虚张声势的猫。

林恩的心里响起警铃,他觉得这个白斗篷周身的气息似乎隐隐变了,变得让他有种危险似乎在逼近的感觉。

“你往后退什么?”

白斗篷不紧不慢问道,随后带着柔和的微笑,缓慢往前踏出了一步。

林恩的手心渗出细汗。

“……我暂时有自己的安排。”

他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说法,颇为谨慎地试图在不激怒这家伙的情况下婉拒:

“在极昼的这段时期,我的魔力也会受到影响,可能不太适合被教导……”

“没关系,只是那家伙不会教徒弟而已。”

白斗篷面带笑容,声音温和清朗,却带了点命令的语气:

“我可比那家伙会教学生。”

“……”

林恩攥紧剑柄。

这个死人白的家伙,虽然面上看上去表情温和,也一直在用温和平缓的声音说话,实则只是一个做出来的表象,根本不接受他的忤逆。

——这么坚持要把他从这栋洋房带走,难不成这里有什么他不敢靠近的地方?

林恩顿时就想到了黑暗法师那间紧闭的屋子。

他们在塔莉亚城停留的时候,黑暗法师也消失了相当一段时间,如果按照他那个时候在为极昼的虚弱期做准备,那么将极有可能准备了一些防御或是增幅黑暗魔力的东西,这个白斗篷到现在为止都没做出什么事,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

——这栋房子,目前可能对这家伙有所压制。

林恩的眼眸顿时一利,随后剑锋上剑气猛然窜起一米多长,凶狠地向着白斗篷斩出,紧接着毫不犹豫飞身后撤,步伐轻巧姿态轻盈,基本只需要两次腿部发力的跳跃,就可以冲到距离不远的紧闭房门前——

然后在第一步还没跳出半米的时候,后领口猛然一紧,紧接着脚底就再没落地。

“……”

林恩的脸侧滑落一滴冷汗。

——完全反应不过来,以这家伙表现出来的速度,在这一刹那抹了他的脖子也轻而易举吧?

一瞬间就再次出现在林恩身后,轻描淡写一把揪住他的后领口,直接把他拎起来的白斗篷轻笑了一声:“想去搬救兵?”

看林恩不出声,这家伙还提着他又掂了掂:

“放弃这个念头吧,小徒弟,那家伙现在可出不来,你还是听我的话比较好。”

这么说着,这家伙拎着他从楼梯的中段往下走,步伐从容,不急不缓道:

“那间屋子里有不少增幅黑暗魔力的东西,靠太近我会不舒服,所以这阵子你先跟着我在外边,等极昼结束了再回来也不迟。”

“……”

林恩谨慎瞥了他一眼,也很识时务没坐些多余的事,就这么老实被拎着,试探性开口:

“……如果我私自外出,被当做逃跑的话,可能会被炼成巫妖。”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啊。”

白斗篷恍然大悟,随后露出思考的神色,紧接着,在林恩心想事情会不会出现转机的时候,听见这家伙用温和亲近的声音说:

“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

白斗篷把拎着的林恩掉了个方向,正面对着自己,提到了和自己齐平的高度,随后温柔微笑道:

“那如果你不和我一起离开,或者在途中试图逃跑的话,我就杀了你。”

林恩:“……”

“怎么样?”

在林恩无言的背景下,白斗篷又带着笑问道:

“现在呢,你和不和我一起走?”

“……走。”

……

也不清楚黑暗法师的结界究竟是怎么回事,覆盖包裹住整栋洋房,让林恩一道剑气都没砍出口子的魔力屏障,在白斗篷面前竟然宛如无物,甚至连一丁点阻击都没起到,就这么好似只是拦着一道投影幕布般,轻而易举穿了过去。

白斗篷就这么带着他离开了这栋洋房。

打也打不过,跑还跑不掉,一切的状况就宛如前一阵子黑暗法师抓他时候的复刻,连逼迫林恩服从的手段都一模一样……只不过黑斗篷只威胁要把他炼成巫妖,这个白斗篷上来就是终结警告。

对比之下,黑暗法师竟然显得还温和不少。

林恩全程都很沉默。

他就这么被白斗篷提着,以他的脚程完全追不上的速度,被带到了一条巨大的峡谷边。

峡谷两侧还覆盖着厚重的雪层,在本该戛然而止的边缘还能隐隐能看到倾斜向下的坡度,像是堆叠起的雪层实在太厚太重,在受到一丁点儿震动之后,就向着断崖边坍塌,留下能够推测出发生过雪崩的痕迹。

而会使得雪崩出现,除了雪层的重量之外,自然还有更直接的原因——峡谷中,正浩浩荡荡向前狂奔着犹如洪水倒灌一般的兽潮。

无数野兽在峡谷中奔腾,其中夹杂着若干魔兽,魔兽中又存在着散发着黑暗魔力气息的类型,光是这犹如千军万马踏境而过的震颤,就足够两侧发生数起雪崩了。

林恩光是站在峡谷上方,就足以感受到这恐怖野兽数量的威慑力,如果有人此刻单枪匹马迎上这汹涌的兽潮,恐怕不出两秒就要倒在魔兽的脚下。

蚁多尚且能够咬死象,更何况这其中都是凶猛的野兽与魔兽,也难怪塔莉亚城中北陆队长提起“兽潮”时的表情那么难看,如果北陆经常要面对的就是这种程度的威胁,恐怕折损其中的人数也会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极昼与极夜期间都会出现兽潮现象。”

白斗篷对这种场景则表现得稀松平常,语气平和。

“黑暗魔兽因魔力被压抑或太过活跃而产生暴动,会激起其它魔兽暴动,形成兽潮后更会驱赶外围普通野兽向外逃窜,逃窜的方向正是人类的城池。”

这么说着,他还幽幽叹了口气。

“狂躁又不稳,黑暗魔力就是这么野蛮的东西,被压抑也会暴动,太活跃也会暴动,甚至在魔力暴走期间会影响暗法的性格……出现了那么多次暗法屠村制造亡灵军团的事,抵触暗法的态度其实应该更强硬一点儿。”

自言自语几句之后,白斗篷注意到了正小心翼翼觑着他的林恩,笑容温和开口:

“小徒弟,你有什么想法?”

林恩:“……”

他现在就是暗法,他还能有什么想法。

于是林恩默默转移了话题,低声问道:

“你要怎么教我?”

这里脚下就是汹涌可怖的兽潮,白斗篷自说自话把他抓来要带他打,但是这种架势,恐怕招惹了一头魔兽,就会引来无穷无尽魔兽的攻击,这究竟要怎么打?

他看着白斗篷那笑吟吟的脸,总有种危险雷达在爆鸣的感觉。

“这个我不是说过了吗?”

白斗篷也不介意他转移话题,好像很好脾气地开口,声音温和,不急不缓道:

“带你来打兽潮。”

话音落下,林恩就感觉脚下又一空,后领的兜帽被揪着,整个人都脱离了峡谷断崖的边缘,被提着横在了半空。

“……”

脚下就是汹涌奔腾的兽潮,林恩开始冒冷汗,他觉得他已经知道这个白斗篷是什么意思了。

“魔法这种东西,只要好好实战一下,不就会了吗。”

轻柔亲切的声音从提着他的身后响起,紧接着,林恩就觉得后领一松,失重感顿时传来。

白斗篷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把他丢进了兽潮里。

——

塔莉亚城,教廷北陆分殿。

可能是在赛尔多尼亚被当面掳走冠军实在是太过打脸,教廷似乎是下了血本,势要找到那名胆大包天的黑暗法师,在这一批充满精锐前往北陆的队伍中,不仅随行着两名主教,甚至连圣子与圣骑士都在队列之中。

但是,同北陆分殿原本驻守的主教猜测并不相同,这支队伍的目的,实则另有其它。

“圣子大人。”

圣骑士亚伦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看向队伍末端一个披着教廷制式白色斗篷的沉默身影,这道身影的存在感极其微弱,甚至只要一个晃神,就容易被人从视野中略过。

“那个白刺客……”

被提及的家伙感知异常敏锐,几乎是刹那,那双阴沉沉的暗绿色瞳仁就扫了过来,不过瞳仁的主人似乎也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只漠然看他们了一眼,随后就移开视线。

“白刺客”与其他教廷成员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他额前发丝微长,散乱挡住了大半瞳色,眼下带着淡淡的青灰,透着股晦暝森然的阴郁。

“教皇大人与他们家族达成了合作。”

圣子诺亚目不斜视。

“放弃封地与爵位,以此请求国王重启多年前惨案的彻查,自然会被其他贵族所敌视——而且是与先前相比要更严重的敌视。教廷的接纳是对他们最好的援手,作为代价,即便是独子,也会派出执行一些任务。”

这么说着,圣子诺亚似乎也隐晦瞟过去一眼。

“不过,这个任务他可能也并不排斥。”

虽然是精锐的队伍,但其中知晓真正原因的人却屈指可数,除了一名教皇信任的红衣主教外,也就只有圣子圣骑士了解内情。

与其说是教廷一定要找到那名嚣张的暗法,倒不如说,是一定要找回联赛的冠军,拥有魔法与剑气的天赋,在盛大赛事上赢得半本贤者手札的中心城小队长,林恩。

因无法将所有筹码压在一方,教皇也做出了应对,虽然卡里安没有获得冠军,不过同样也算是“赢得”了半本贤者手札。

到目前为止,“勇者”的人选仍旧无法笃定,可卡里安的可能性却在逐渐减弱。

教皇似乎也是这样认为,所以将圣子与圣骑士都一并派出,几乎出动了他目前所能调动的所有精锐,都一并派来最有可能得到消息的北陆,前往寻找极有可能是真正“勇者”的那个人。

但同圣子诺亚和圣骑士亚伦相同,教皇也才堪堪从前代教皇手中接过权柄不过几年,能够调动的势力仍旧不多,这也导致原本安稳的皇室也开始蠢蠢欲动,逐渐试探着与教廷在某些方面争夺话语权。

而教廷接触洛尔坎,自然也有做给皇室看的意图……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将洛尔坎家的刺客拉拢过来。

如果最后的“勇者”是卡里安,那自然没什么关系,但倘若林恩才是那个真正的“勇者”,那么洛尔坎家的这个盗贼,可就并不仅仅是“一个盗贼”的价值了。

……就像当初的他和亚伦一样。

教皇希望能将真正的“勇者”带回教廷,他只在意教廷是否拥有勇者,并不在意究竟谁才是那个勇者。

但对于诺亚和亚伦来说,如果不是因为卡里安,他也不会成为圣子,亚伦也不会成为圣骑士。

所以,对他来说,真正的“勇者”,只能是卡里安。

圣子诺亚收回视线,表情仍旧是毫无变动的虔诚与圣洁。

“北陆近日处于极昼环境,这期间会出现数次兽潮袭击城池。”

他的语气中带着悲悯。

“即便我们携带任务前来,但北陆也沐浴在光明神的光辉之下,不可冷眼旁观——在执行任务之前,我们应该协助北陆的城池抵御兽潮。”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5-2923:58:47~2024-05-3023:58: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沢田纲吉天下第一!、63254633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香雪兰70瓶;凌61瓶;十七七七七七38瓶;麓唳、Mio36瓶;林早起31瓶;啾~、干饭猪、长北、不在月球表面、起司面包怪30瓶;扶桑.28瓶;脊柱蛀虫23瓶;犹白鲸22瓶;荣光UI、珑21瓶;南华真人好香、玛瑙清风豆浆、、yibao、木目、憬、白茫茫一片、末小二、追云、听说日万可以防秃、最是人间留不住、pinkfish、陆丢丢20瓶;梦中年华18瓶;原来如雨17瓶;苦茶子售卖商、RuaRua、SNLHJC15瓶;糯米cutie14瓶;我是空的狗!、2333333311瓶;顾小茶、uu、流星猫猫、翛然倾壶醉、璐、好人、岁月静好听雪落梅、鱼鱼、铁臂阿童木kkkk、一池清水、咸鱼ing、浅、清绝影歌、吏子10瓶;小玫瑰枯了9瓶;无尽夏8瓶;故梦华章、377097836瓶;kate、是肄不是肆、蓝贝贝、江~~、Liyu、啊哦、冰灯映山红、茵、佛曰-苦、霜降、等待更文中、绮青、郁珔、青盏、准备睡觉、欢愉星神永恒不朽!5瓶;经年此去、斯泊特沃茨4瓶;简、理不直气也壮~3瓶;天空、银河搭车客、哒哒哒2瓶;阿萨索托斯、爱吃肉的丸子、yamaumihitori、花辞镜、Gorgeous、夏、沢田纲吉天下第一!、sakuma、零雨、L.、小日向现在幸福吗?、午时茶隼、山风白水、星光闪烁※、北笙、你大哥、zzz、37042557、绒绒????、不吃胡萝卜、我推的CP统统HE!、小杨咩咩、apx、榕树下的秋千、蕭蕭、飞来的酒瓶、znn、良遇即是不可求、打分:0、郁夏、要克制、墨千清、Ze美、红衣、一只喵、塔维尔是黑桃、秋晚意、钟离离离离离离、寂川、茶茶、鱼弋、清酒、蘑菇救菊、若水墨言、铁笛、大雾弥漫、二竹田、火炎焱燚、是明空喵、灵灵、松云、.、偃角、长矛沾蠢药戳谁谁发烧、天佑、黑羽夜、晓晨黎、mints、君权、不知远山曲、。、颓废娃子、你爹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