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力速双A魔法师 > 第 158 章 他不能成为勇者

第 123 章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作品:力速双A魔法师 作者:摸鱼的咸鱼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112万 更新时间:2024-07-10 21:16

林恩一直紧绷着脸,一言不发地注视着黑斗篷走上楼梯,然后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

——这家伙说,抓他是为了顶替那个死掉巫妖的位置,但是却没说究竟需要他做什么。

——连更具体些的目的都判断不出。

“……”

林恩收回目光,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法杖。

镶嵌在凹槽处的魔核此刻全部变成了黯淡的颜色,是没有对应魔力激活的状态,并且接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它们都应该是这种情况。

这个黑暗法师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他的其它魔力亲和全部封印,林恩现在甚至连一丝一毫熟悉的魔力都感受不到,能够调动的魔力只有暴露出来会被人人喊打的那股黑气……甚至他现在也控制不了,刚刚就差点陷入魔力暴走,还是这个黑斗篷突然出现,暴动的黑暗魔力才像耗子见了猫一样突然乖顺下去。

这种状况,就算是走了大运在雪灾季的北陆没遭遇任何意外,成功跑掉,跨越半个大陆回到中陆之后,恐怕也会被教廷逮走吧?

北陆的雪灾,遍地的古战场遗迹,被封印的魔力亲和,随时会暴动的黑暗魔力,只有黑暗法师才有的压制手段……也难怪这家伙就这么满不在乎地把他扔在这,丝毫不担心他选择推开门,一头扎进暴风雪逃跑。

在随时都可能陷入黑暗魔力暴动的状态下,他似乎还真的没别的地方可去。

林恩攥紧了法杖的握柄,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刚刚被劈头盖脸吹了满身的雪粒已经融化,湿漉漉的发丝不怎么舒服地粘在脸侧,法袍也在被打湿后沉甸甸挂在肩上,觉得自己有种落水狗的狼狈。

仅有的好消息,这个黑暗法师看上去似乎并不打算要他的命,只是想让他代替那个死掉的巫妖打黑工而已,应该还有一些可操作的余地。

林恩思索了一下,他觉得已经找准了自己目前的定位。

——被黑老板强行征用打黑工的世纪倒霉蛋。

……

黑暗法师上楼之后径直走向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的大门半开着,隐隐从门缝里透出里面的诡异场景——被挪到墙边堆放着的家具物件,房间正中是镶嵌在地面的圆形祭台,上面用猩红的涂料绘制着古怪离奇的图案,中间摆着一具盖子已经被掀开的棺材,棺材里垫着的红丝绒布被蹭得乱糟糟,像是有什么人在里面打了好几个滚,随后暴力掀翻盖子跑出来一样。

“……”

——真不老实。

黑暗法师低头看了眼颜色已经黯淡了不少的猩红涂料。

——改造进度很顺利,再过一阵子就可以将新徒弟不稳定的黑暗魔力亲和彻底稳固下来,目前的话,还需要那个小家伙在这里多躺几天。

血族亲王的棺材带有镇定魔力和延缓身体机能的功效,前者只是在法阵下的锦上添花,后者才是最大的用处,毕竟他的徒弟基本都会被炼成巫妖,黑暗法师对于怎么养脆弱的人类这件事仍旧一窍不通。

塞进棺材里就不担心会一不小心把新徒弟在强行沉睡的时候饿死了,这棺材用来保存尸体都可以千年不腐,正适合用来装有很多麻烦事要管的家伙。

正这么想着,身后突然响起一串快速接近的细碎脚步声,黑暗法师回过身,骨片碰撞的声音随着动作响起,他垂首注视着先前就已经魔力暴动过一次的新徒弟。

活着的人类太过脆弱,仅仅是打开门,被暴风雪吹进门扫到一点儿,就被冻得面色发白,发丝粘在脸上,眼神警戒,像一只被水打湿翅膀的狼狈小鸟。

“我需要食物和水。”

林恩站在门口,没迈进去,仍旧带有警惕地看着这个喜怒难辨的黑斗篷。

“还有御寒的衣物,休息的房间……既然要抓我做你那个巫妖徒弟没做完的事,总要保证我活着吧?”

——就算是资本家也得保证韭菜能长出来再割,这个黑老板既然目的是让他打黑工,那员工宿舍员工餐和工作服总要提供一下。

“……”

黑暗法师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后缓慢移开视线。

“你还需要在这里躺几天,就在这里休息。”

黑暗法师指了指敞开盖子的棺材,声音沙哑,语气冷漠。

“血族的棺材能避免你沉睡时出现什么麻烦的需求,进去躺着,别醒就行。”

林恩:“……”

听听,这说得还是人话吗?

——这家伙,根本连黑老板这个名字都不配拥有!

——

林恩在那个木头棺材里又昏沉沉地睡了好几天。

那口棺材似乎的确有什么奇特的功效,一躺进去觉得血液的流动都凝滞了,呼吸也变得格外缓慢,眼皮很快就沉得睁不开,意识在一个恍惚就飞走,像是真的变成了一具被尘封的尸体一般,安静无声地躺在里面,只等着什么时候有人掀开盖子,才能让他重见天日。

林恩当然格外抵触这个“床铺”,毕竟哪个大活人能愿意睡在棺材里,但迫于黑暗法师的威压,他才不情不愿接受了这个事实。

跑也跑不掉,在黑暗魔力稳定下来不再暴走、这个黑斗篷愿意把魔力亲和的封印给他解开之前,他忍。

等到这两个最大的定时炸/弹解决后,他一定果断开溜!

林恩憋着这么一口气,在这口棺材里浑浑噩噩躺了好几天的尸,这才在某一天听见掀开盖子的“吱呀”声,随后是指节在棺材沿“叩叩”敲了两下,带着不怎么耐烦的催促意味。

“到时间了,起来。”

黑暗法师的嘶哑声线响起。

林恩窸窸窣窣地从垫了红色绒布的棺材里爬起来,躺在这里面几天,他竟然连指甲都没有变长,身体似乎完全没出现什么新陈代谢,如果不是早就听黑暗法师随口提到这棺材的特殊作用,他说不定真要以为自己是不是变成吸血鬼了——毕竟谁家大活人会在棺材里不吃不喝躺上好几天?

也不知道这种奇怪的棺材是黑暗法师从哪里搞来的,能够几乎完全暂停身体的一切机能,躺进去是什么样,爬出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说不定连生命的流逝也能暂缓……适合当个防腐箱。

林恩的思绪忍不住神游了一瞬。

“你的魔力大致已经稳定了。”

黑暗法师的语气平板,听不出满意还是不满意。

“勉强还算合格,接下来要进入让你学会操控魔力的下一阶段,不会在这栋房子里停留。”

这么说完之后,他随手扔过来一枚白骨的圆环,冷淡道:

“这两天暴风雪会减弱,能够出行,自己去准备你活着要用的东西,至少准备好一个月的量。这里向东不远有城镇,走大路不会撞上遗迹——另外,记得我告诉过你的,最好别有什么逃跑的念头。”

“哗啦”的骨片声响了一瞬,威胁的声音接踵而来。

“我随时能感受到你的位置,如果你试图逃跑让我觉得很麻烦,就把你也炼成巫妖。”

林恩下意识抬手接住被抛过来的白骨圆环,视野中,小臂上被挡在绷带下的黑色符号在黑暗法师威胁他时冒出了一缕黑气,随后再安静下来,除了整个烙印在皮肤上之外就再没了什么存在感,像一个造型奇怪点的纹身。

黑暗法师的威胁听起来很可怕,不过林恩也不是什么处于绝对劣势还要硬着头皮和掌握自己生杀大权的人对着干的蠢货,左右只要他没做什么触怒这家伙的事,这个强买强卖的“老师”也只是嘴上说说。

威胁的话听多了反而不痛不痒,林恩的反应还算平静。

甚至还隐隐有些诧异……这家伙居然可以放他出门?

他还以为自己应该是囚徒黑工的待遇呢,现在看来,这个黑暗法师一开始说要当他老师好像还是真话——颇有种曾经听以撒提起的野生法师带学徒的感觉了,虽然是强买强卖版本的。

也不知道以撒和托兰他们现在怎么样,黑斗篷把他抓来当黑暗法师学徒,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抓的……按照大众对于黑暗法师的看法,说不定会觉得他已经凶多吉少了。

“……”

林恩沉默地目送着把他从棺材里揪起来的黑暗法师离开,随后低头看了眼这家伙刚刚扔给他的白骨圆环。

苍白又死气沉沉的颜色,略带棱角的外沿,有明显的磨损痕迹,看上去有不少的年头。

像一枚粗糙打磨的骨戒,但是实在是太宽太大,他的手指根本带不上。

摩挲两下,林恩发现这似乎是个空间道具,接着将精神投入到骨戒中之后,他就突如其来宕机了。

里面密密麻麻堆砌的……全是金币。

别说他原本替课打黑拳赚来的那点可笑身家,联赛冠军给的奖金应该是一笔很夸张的数字,但是那也没有这枚平平无奇看上去甚至还有点儿寒酸的骨戒来得离谱,属于是林恩连想都没想过的震撼场面——这个黑暗法师莫非洗劫过巨龙的老巢吗?

这家伙这么有钱为什么还穿得那么破烂,外面那层黑斗篷好像租来的舍不得脱,下摆都快烂成布条了还在身上披着,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拮据的气息……莫非是什么很小众的穿搭爱好?

林恩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决定不置喙这家伙的着装特色,凑到窗边挑开厚重窗帘向外看去。

先前见过的白茫茫一片已经淡了不少,能看清仍旧在空中簌簌落下的大号雪片,不过确实比起“暴风雪灾”要减弱许多,仅仅是“鹅毛大雪”的程度,隐隐能看清一点儿外面的景色。

像是被厚重大雪覆盖的庄园,远远的围墙外零星露出光秃秃枝条的枯树脑袋,能看出是没有绿叶的枯萎森林,中间露出一条蜿蜒向东的空隙,感觉应该是黑暗法师刚刚提到的“大路”。

他以为这个黑暗法师住的地方应该会在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呢,没想到附近还会有城镇。

林恩沉思了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这栋洋房除了那口棺材之外看起来都无比正常……真的是这家伙的房子吗?

再细想下去可能会出现什么很刑的猜测,于是林恩匆匆结束了脑补,将骨戒攥在掌心里,走出了这个房间。

然后顺着二楼走廊的一排紧闭的房门,把没上锁的屋子挨个进去转悠了一遍。

——黑暗法师只给了钱,要出门可不能只穿着保暖作用聊胜于无的法袍和无袖战斗服,既然这家伙也没阻止他在洋房里活动,那么他要自己去找找,这里有没有保暖的衣服。

……

昏暗的房间里,披着破烂黑斗篷的家伙突然间抬起了头。

“……”

感知中,被打上诅咒标记的那个麻烦的人类徒弟,在从法阵出来后,开始在整栋洋房里转悠。

——他在干什么?

没什么目的,明晃晃的标记就这么随便溜进一间屋子,停留十几秒就离开,接着光明正大进了另一间,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直到在某一个房间发现了什么,缩在里面鼓捣了半天,随后停止了四处溜达的行为。

诅咒的标记从房间出来,目标明确地接近了大门,随后踏出了结界。

黑暗法师默默起身,无声无息来到窗边,顺着窗帘边缘的缝隙看了出去。

一个看起来膨胀了不少的身影顺着风雪走出了庄园,原本单薄的一小只裹上了不知道几层的布料,被寒风吹得晃晃悠悠,看上去像在冬季为了保温膨起羽毛的鸟球。

“……”

黑暗法师似乎沉默了一瞬。

由于忽略掉活着的人类是处于稍微高一些或者低一些的温度都会死掉的易碎品,所以他很难想起,带着个人类徒弟,还要准备北陆生活的人类所需要的保暖衣物。

不过这栋洋房里留有不少前主人的服饰,这家伙自己去找衣服穿了,看来也不会轻易就把他养死。

——人类要保证体温才能活下去,可真是脆弱。

他想。

还是炼成巫妖比较方便,命匣不碎就不会死掉,唯一的麻烦或许是巫妖在炼化的过程中容易出现记忆的丢失和错乱……不过也不碍什么事。

如果这家伙试图逃跑,就把他炼成巫妖吧。

——

林恩在寒风中缩了缩脖子,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北陆的温度比他想象中还恐怖,只是离开那栋被结界保护着的洋房没多久,他就觉得自己快要被冻僵了。

呼啸的冷风卷着雪花,打在脸上像被刀割,皮肤都是麻的,脚下还要从快有他半个人高的雪层里拔着走路,没走出多远,他就忍不住跳到了大路两旁的枯树上,在同样落雪但只要落脚时轻盈点就不会雪堆淋头的枝头间跳跃穿行起来。

这里的天气实在太过恶劣,在前往城镇的途中,他甚至都没看到一个过路人,虽然黑暗法师的房子周围没人才应该正常,不过等到林恩好不容易在冻僵之前进入城镇,也仍旧觉得这里的人口密度简直低得吓人。

说是城镇,但实际也只有一个小型村庄的大小,偶尔见到有人在外面活动,也都是披着极其厚重毛皮披风的成年男性,各个都看起来冷峻又寡言,鲜少有交流,穿得和北陆队伍几乎一模一样,块头也又高又壮,看起来徒手就能打败一头棕熊。

本地人穿什么都有他的道理,说不定这种衣服才是北陆最保暖的种类,林恩的目光在他们披着的毛皮披风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后缩着脑袋找到了似乎是商铺的地方,一头扎了进去。

……

说是商铺,实则似乎还兼任了酒馆的职责,靠柜台的角落随便摆着几张桌子,只有一桌坐了两个客人,有一搭没一搭讨论着“西边的镇子又出现了新的诅咒”“老安东家的儿子被困在北边的遗迹,暴风雪过去不知道还活没活着”之类的话题。

全然陌生的环境,全然陌生的人,林恩默默凑近柜台,提出自己要买一些方便携带的干粮和御寒的衣物,柜台里的老板一个字也没问,径直起身去后面的货架里去翻,似乎完全没有和顾客交流的打算,做生意的态度格外冷淡,看起来也并不关心自己会不会赚钱。

林恩也没出声,不过刻意留了心神去听那一桌客人的交谈。

角落那桌客人仍旧在讨论着附近的新鲜事。

“听说最近有暗法开始活跃起来了,是真的吗?”

“教廷都从中陆派人来了,就是冲着暗法来的,还能有假?”

旁边,听见这句话的林恩下意识摸了摸小臂上的印记,随后把外袍的兜帽又拽低了一点儿。

“教廷居然舍得派人来北陆,是觉得自己折损的牧师骑士还不够多吗?”

其中一人嗤笑道。

“他们在这的分殿也就是个壳子,在这种地方想建起什么势力,都要拿命往古遗迹里填的。”

“这次好像不是因为这个。”

另一人随口道:

“听说有暗法出现在中陆,当着教廷的面,把他们示好的学生比赛冠军给抓走了……脸被打得很响,所以教廷这几个月像发疯了一样,四处找那个学生,一听说北陆出现暗法活动,就立刻派人过来了。”

“暗法都是一群疯子,现在的古遗迹还留着不少暗法屠村制造亡灵的痕迹,被抓走这么久,那学生估计骨头都烂了。”

说话的人灌了一口桌上的烈酒,随后呼出一口白气,口吻冷漠,对两方的观感似乎都差到了极点,语气里透着浓厚的厌恶:

“教廷找得怎么会是一个学生,只不过是借口抓暗法而已,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们狗咬狗去也好。”

北陆天气寒冷,这里的人都有喝烈酒保持体温的习惯,推杯换盏中都带着浓浓的酒气,而正当他们这么说着,边上突然毫无征兆响起一句声音很低的询问。

“请问,暗法抓走学生这件事……已经发生多久了?”

其中一个人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回道:

“传到北陆的时候就已经过去一阵子了,现在算算,起码也有三个多月——”

话说到这,突然戛然而止,两个喝酒的北陆人似乎愣了一下,发现对方都没问话,随后面面相觑,看向了发出声音的位置。

林恩裹紧外袍,低声道了个谢,随后把脸又往外袍的兜帽里埋了埋,默不作声回到了柜台附近。

——竟然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他以为时间也没过去太久,毕竟在没有意识的状态下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原来他在第一次惊醒的时候,就已经在那口棺材里躺很久了吗?

距离打完比赛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以撒和托兰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

中陆,中心城法师学院。

“我实在是找不到人,那家伙的行踪太神出鬼没了。”

一头绿发的游侠少女咋舌了一声,随后将一个金属盒子交给了金发碧眼的法师。

“他把这双匕首交给我进行改动,不过改造已经完成好一阵子,也没见到来取……如果你什么时候看见那家伙,就帮我转交吧,以撒。”

“我知道了。”

以撒接过金属盒,原本平托着的手一下子就被压得沉了下去,连忙抬起另一只手拖住,这才避免了把东西摔到地上的窘况,然后在奥莉西尔的注视下欲盖弥彰地移开了视线。

“其实我也很少能见到托兰……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很少会在学院出现了。”

“……”

一提到“那天”,气氛顿时就沉重了不少。

自从颁奖那天,林恩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黑暗法师抓走,不只是他们这些最为关心的朋友,连教廷和皇室都莫名有种计划被打破的兵荒马乱,教廷尤甚,甚至以一种圣子被抓走也不为过的架势疯狂找人……虽说在教廷面前发生这种事的确狠狠打了他们的脸面,不过教廷这种过度反应也确实透着一种没来由的诡异。

甚至,因为教廷几乎把大半心思都放在了这上面,以撒本以为在联赛结束后会遇到不少有关教廷的麻烦,反而都没什么影子,他拥有牧师天赋这件事,似乎暂时被搁置在了一边,看起来就这么轻飘飘的过去了。

在他们几个人里,亚瑞克不久前跟着科林斯前往了巨龙族的地盘,奥莉西尔继续钻研着她的奇特炼金术,他发动文图斯家内部势力找人无果之后,和皇室的联络也频繁起来。

而至于托兰……

以撒下意识紧了紧抱着金属盒的双手。

托兰隐隐有种越来越不对劲的趋势,整个人周身的感觉越来越压抑,气势也越来越危险,已经极少在学院出现,就连偶尔看见他眼底的情绪,都透着股让人后背发凉的阴翳。

甚至,他在教廷开始向着北陆与南陆加派人手之后,主动接受了教廷的接触……似乎准备跟随教廷的队伍,前往不知是否存在林恩消息的陌生大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5-2301:38:31~2024-05-2419:18: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鹿野兮兮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兰舟大美人儿、雪白一蓬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川鹭草140瓶;黑猫警长121瓶;云水天120瓶;老师我想吃饭老师101瓶;不念青山80瓶;不要蛋黄66瓶;鹿野兮兮52瓶;Otaku、Αυγ?50瓶;涠洲49瓶;渊九泽48瓶;萘carlon40瓶;蒹葭苍苍、白日梦想家、毛毛毛毛猫球球、。。。、异能力「人间失智」30瓶;青瓷清茶22瓶;双人鱼、大妖、UnBo、晨雾、北冥幽、69658728、大体老师预备役、陆云与林云枫20瓶;睡不饱的鬼、4232097719瓶;三花17瓶;yy决定罚你日万、商辞16瓶;haah15瓶;Isha13瓶;xx、月下垂钓11瓶;茶叶、废宅、瑶、紫牍、不要叫我的名字、知了了了了、赤丸、谷雨、小草、沐林悦岚、澹叁、当所有都成为过去、溪、ホシ、、不太能吃辣、我要喝龙奶、闻弦、今天学习了吗、龙燕、饭与清粥、轩轩超奶思、每次做梦都会飞、、1234、aerxl、对连载文又爱又恨、ko、阿巴阿巴、五十九秒、去发洗屑水、不会取名字了、从桐侍者10瓶;阿木9瓶;酥油饼饼茶7瓶;不想写作业6瓶;饮溪、冷面小青龙、求求加更啊、童怜、柒月?5瓶;659783914瓶;唯空、银河搭车客、嘟嘟麻了麻了3瓶;脱氧剂、月出、阿木、迟来、廿木、想不起来取什么名字、靖云海音、蕴卿、别管我啦我就要叫这个2瓶;甍黝輧、蘑菇救菊、.I.E.、雪白一蓬、水仙诗、维罗卡、45510545、钟离离离离离离、鱼弋、小宇宙、作者有话说、扉空、不要再懒啦、天空、阿闪、醉里、你大哥、红衣、山石、蚀饲、59679543、桂芬儿、良行、季伏、月幽文、十早、迷旅小丑、俄罗斯蓝猫、鱼与猫、寂川、谋谋、打分:0、终其一生的在考试、爱磕糖的彼岸、唐老师、永恒Emp、塔维尔是黑桃、schlaf、狂拽霸酷穷、71421180、。、阿萨索托斯、芋泥布丁大红袍奶茶、小妖、鳄鱼不是鱼、jx、Gossip、陵苕之华、砒/霜加酒,幸福没有、悠黎、斯泊特沃茨、小蛙保育员、秋晚意、团扇三三、apx、L.、黑羽夜、陵曦、山风白水、临曦、一只猫、君子长安、Myqjade、R:(●~●)、是米苏呀、沢田纲吉天下第一!、火炎焱燚、清酒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